官司打12年獲清白 台大名醫怨「司法沒有保護我!」防衛性醫療將成趨勢

新聞節目中心/綜合報導

台大名醫黃慧夫12年前幫車禍受傷的少年開刀,少年自行轉院後慘遭截肢,結果黃慧夫被控醫療過失。整個訴訟打了12年,本案去年於高等法院再審翻案成功,成為首宗醫療再審勝訴的案件!

資深司法記者蘇位榮主持的《行動法庭》邀請黃慧夫醫師,分享花12年打官司的心得,黃慧夫表示,當我出事的時候,「司法沒有保護我!」而本案對醫療環境帶來的衝擊,黃慧夫認為會讓更多醫生為求自保,進行「防衛性醫療」。

陪伴黃慧夫打贏這場訴訟的詹義豪律師指出,本案只是司法體制中的冰山一角,他建議醫療訴訟仿照智財訴訟的「技術審查官」制度,在醫療訴訟過程中有醫師參與訴訟,以彌補法官醫療專業的不足。

▲ 台大醫院整形外科醫師黃慧夫纏訟12年獲清白。(圖/行動法庭提供)

少年車禍被截肢 醫生花12年打官司證明清白

2008年,黃慧夫在亞東醫院任職時,替車禍受傷的少年動手術,少年自行轉院到長庚醫院後,長庚醫院發現右腿缺血性壞死,少年只好截肢保命,黃慧夫則被控醫療過失。

本案一審花三年審理,新北地方法院判無罪,但二審卻改判4月徒刑,得易科罰金12萬1000元。黃慧夫囿於《刑事訴訟法》限制,無法上訴第三審。

後來,三軍總醫院、台北榮民總醫院和戴浩志醫師等人,願意出具醫療鑑定報告,2018年黃慧夫聲請再審獲准,經歷台灣高等法院一年多的審理,去年12月改判黃慧夫無罪,成為首宗因再審成功翻案的醫療訴訟案件。

▲ 黃慧夫的委任律師詹義豪。(圖/行動法庭提供)

醫病關係緊張 「防衛性醫療」浪費醫療資源

關於本案對醫療環境帶來的衝擊,黃慧夫認為,會讓更多醫生為求自保,進行「防衛性醫療」。

黃慧夫解釋說,所謂防衛性醫療,就是指醫生所做的醫療行為,目的是為了保護自己,而不是去為了保護或治療病人。

為何會有「防衛性醫療」的存在?黃慧夫以自己的案子為例,他在二審被判醫療過失的理由:一是他沒做「病程記錄」,就是在住院期間,記載病人的病情發展;二是他沒做「血管攝影檢查」。

為什麼沒做病程記錄?黃慧夫說道,當時因為工作太忙,他選擇優先治療病人,而該給病人的藥物和傷口照顧,都沒有少!

其實在醫療現場,常有病人抱怨醫師一直在寫字、打電腦,都沒在看病人,實際上醫師是在寫病歷,保護自己。而黃慧夫抱屈說道,他常常是好好聽病人說話,了解他們哪裡不舒服,看病人的臉,結果他沒有做好保護自己的動作,被法院認定有缺失,使他這幾年來面臨很大的委屈!

在「血管攝影檢查」部分,黃慧夫表示,那只是個「檢查」,不是「治療」!如果醫生可以直接透過視診、觸診,就能了解病情,那就是個「非必要」的行為。

但在法院裡,法官和對造律師卻要求他出具檢查報告,不能口說無憑。然而,整本病歷厚厚一本,醫生寫的病歷只佔一小部分。黃慧夫認為,其實依據護理師的記錄,以及抽血、細菌檢驗的「檢驗報告單」、傷口換藥照片等資料,就可以證明他的醫療行為沒疏失,他很遺憾二審法官沒參考這些記錄作為證據。

不只黃慧夫有這樣的經歷,在醫院裡也有其他醫生也有類似的際遇,使得醫療環境演變成看病人、摸病人不重要,檢查先做完再說。

「過度依賴檢查」的結果,造成不必要的醫療資源浪費,醫生的優先任務變成保護自己,而不是先治療病人。

▲ 趙堅提醒醫師,務要保護自己,病歷記載很重要。(圖/行動法庭提供)

醫療訴訟凸顯 法律人、醫生思維差很大

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副秘書長趙堅表示,病歷的記載很重要,「這是法律人的想法!」三個法律人對一個字有爭議,可以爭辯三年。所以他呼籲,醫生一定要先保護自己,跟病人說明他們的權益。

主持人蘇位榮感慨回應,法律人長期講究白紙黑字,法官同樣也是在保護他們自己。因為法官在判決時,也需要有個白紙黑字的依據,作為判決基礎。

▲ 詹義豪律師認為,醫療訴訟需有醫生參與,補足法官醫學專業的不足。(圖/行動法庭提供)

法官不懂醫學 醫療訴訟需要醫師參與

黃慧夫的委任律師詹義豪指出,本案在司法中只是冰山一角。除醫學外,法律人也不了解生物和化學等專業領域。

在訴訟實務上,為了彌補法官對於其他專業領域認識的不足,詹義豪舉「智財法院」為例,智財法院設置的「技術審查官」,會出庭聽兩造和智慧財產局的發言,之後會出具一份報告給法官作為審判的參考資料。

詹義豪建議,醫療訴訟制度可仿效智財法院,請醫生到庭參與審判過程,之後再由醫師出具報告給法官參考,如此可避免醫療鑑定時有黑箱作業風險,同時又可彌補法官對於醫療專業認知的不足。

花12年打訴訟 只求社會「進步一點點」

回顧這12年的纏訟心得,黃慧夫醫師感慨說道,司法是社會運作的最後一道防線,在司法以前,我憑專業和良知服務社會。但當我走入司法,卻「沒有獲得公平的審理。」

當我出事的時候,社會沒有保護我,醫院沒有保護我,社會沒有保護我,司法沒有保護我,我孤軍奮戰,只為了追求公平和正義。」黃慧夫怨恨總結,在台灣當醫生,的確連豬狗都不如!

最後,主持人蘇位榮問:「你花12年打這場官司值得嗎?」黃慧夫吸了一口氣,緩緩說道:「如果我花一點點努力,可以讓台灣社會進步一點點,讓公平和正義可以早一點實現,那是值得的。」

↓請收看行動法庭精采完整內容↓

熱門點閱》

►  沈政男/除夕夜燒死父母的翁仁賢 沒遇到能了解他的人

►  死刑讓除夕夜燒死父母的翁仁賢圓夢

►  單驥/後無限量QE時期,世界不再是平的

►  吳崑玉/譚德塞引眾怒 預示大外宣終將失敗

►  為何蝗災的蝗蟲,連鳥都不敢吃?

►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 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