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競/美國將制裁國際刑事法院檢察官 不滿主權被威脅

我們想讓你知道…實際美國對於國家主權更加重視,堅持戰爭罪行司法管轄權不能成為國際社會的普遍管轄權。

▲ 國際刑事法院。(圖/翻攝ICC網站)

 ● 張競/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

最近美國在外交上有像老案重提之重要舉措,並未受到國際關注,但卻是美國與歐盟關係上重要原則議題。

9月2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公開宣布,將針對國際刑事法院(ICC: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首席檢察官本蘇達(Fatou Bensouda),以及協助其偵辦美軍在阿富汗涉及觸犯戰爭罪行調查作業之國際刑事法院司法、輔助及合作部門主管莫喬喬科(Phakiso Mochochoko)進行制裁,以便阻止其進行司法調查。

美國對此所持理由為認定國際刑事法院以不合法方式,試圖令美國納入其司法管轄;因此早在今年6月,美國總統川普就已經藉由行政命令,凍結國際刑事法院雇用人員在美國之資產,並且阻止相關人員入境美國,期能阻止國際刑事法院司法調查作業。

但當時國際刑事法院立即發表聲明反擊,並譴責美國破壞國際法治體系與法律制度;並且獲得多個國際人權組織與歐盟各國聲援。

▲ 美國宣布將制裁國際刑事法庭(ICC)檢察官本蘇達(Fatou Bensouda) 。(圖/路透)

波頓:國際刑事法院不能高於美國憲法管轄權限

此項司法案件係緣起於本蘇達首席檢察官在2017年11月所發起,針對美軍與中央情報局人員自2003年至2004年涉嫌在阿富汗所曾觸犯虐待戰俘行為進行調查。

該案前置作業其實經過相當時日,早在2018年9月當時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就針對本案前置調查作業提出警告,聲稱不惜逮捕並制裁國際刑事法院法官、官員以及任何協助其調查作業之企業與國家。

波頓更公然宣示將禁止國際刑事法院法官與檢察官入境美國,制裁相關人員在美國金融系統資金,並依美國刑事系統起訴相關人員,並將對任何協助國際刑事法院調查美國人之企業或國家,祭出相同手段進行制裁。

波頓特別指出,阿富汗以及國際刑事法院其他會員國都未要求進行此項調查,因此國際刑事法院此舉係威脅美國主權與國家利益,該國不能接受任何高於美國憲法之管轄權限,更不容許美國公民因此遭致起訴。

但是經過本蘇達所率幕僚積極偵辦後,2020年3月國際刑事法院不顧美國反對,仍然提出裁定,批准對美軍與情報幹員在阿富汗涉嫌戰爭罪與反人類罪,展開更深入之司法調查;換言之,就是確定本案成立並且進入更深入偵查階段。

所以美國經過數個月分析與準備,終究還是在6月11日正式由川普總統簽署行政命令,將抵制國際刑事法院政治立場開始付諸實際行動。

▲ 美軍被控在阿富汗涉及觸犯戰爭罪行。圖為美國總統川普2019年11月28日到訪阿富汗巴拉格姆空軍基地(Bagram Air Base)。(圖/路透)

美國重視國家主權 堅持戰爭罪行司法管轄權

其實美國雖然聲稱阿富汗本身未曾提出要求調查,但是國際刑事法院業已接獲受害者親自投訴,數量高達七百餘項指控美軍及其情報幹員違犯戰爭罪行資訊。

美國國防部部長亞斯培則是對外表示,美國目前並非《國際刑事法院羅馬規約》締約國,絕對不會接受對國際刑事法院所主張涵蓋美軍人員之司法管轄權,但願意依據往例,接受前述對於美軍人員以及情報幹員違犯罪行之各項指控資料,以便轉由美國軍法或司法體系進行審理。

其實許多報導都誤解美國對於國際刑事法院如此抵制,其目的在於包庇政府所屬軍事與情報人員所犯罪行,但實際上華盛頓對於其國家主權因此而受到限制更感到重視,其對於戰爭罪行司法管轄權堅持不能成為國際社會之普遍管轄權,將滅絕種族罪、危害人類罪與戰爭罪,以及尚未在國際社會完成最後定義之侵略罪列為萬國公罪,更是列為核心外交政策。

台灣問題 北京顧慮國際公約重要因素

儘管目前在此事上,美國確實是新聞焦點,但若環顧全球尚未簽署、批准、接受、核准或是加入,甚至是簽署後再退出規約國家相當之多。

聯合國安全理事會五個常任理事國中,僅有英國與法國加入並經過國內程序批准換文成為會員國。華盛頓、莫斯科與北京都對本項規約充滿疑慮,許多國家面對國際衝突尚未完全解決爭議矛盾,對此亦是裹足不前立場多所保留。

但是就中國大陸來說,兩岸尚未統一,而且不無可能最後在沒有辦法和平統一時,還是要透過武力解決,因此台灣問題確實是北京面對《國際刑事法院羅馬規約》有所顧慮之重要因素;但在海峽此岸,卻並無太多研究兩岸關係者關注此項議題,其實對此確實是有必要深入理解大陸不同學者所持觀點,以及該項規約對於兩岸關係之影響因素。

當然北京對於該項規約擴大普遍管轄權,並且授予國際刑事法院本身主動調查權亦是有所疑慮,但是儘管如此,中國大陸研習國際關係與國際法相關課程之高校系所,卻對於舉辦模擬國際刑事法院審判演練,以便提供課程學習體驗相當認真與熱心。許多大陸社會學科學子都利用此種活動過程來感受國際活動常軌,其實算起來是相當不錯之學習模式。

而且就大陸學界以及外交官僚體系來說,其實亦是體認到中國大陸若是要與國際社會完全接軌,遲早是要解決北京對於規約所存在之疑慮與爭議。

台灣總是從台北視角觀察天下,如何能夠更深入掌握世局運轉軌跡,不要將格局愈搞愈狹窄,外交路愈走愈碰壁,或許真是要多關注國際社會脈動與爭議吧!

► Her和她 女孩想要的都在這

熱門點閱》

►  高思博/面對故宮國寶 民進黨史觀有種直覺的尷尬

► 陳一新/美國總統大選不到50天 至少三大變數影饗選情

► 藍弋丰/台灣要收容香港難民?黎巴嫩爆炸遠因始於收容巴勒斯坦人

► 海峽論壇》王高成/央視「求和說」不代表北京中央立場/span>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張競專欄

張競專欄 張競

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中華民國榮民,曾任海軍中權軍艦艦長,美國海軍戰爭學院績優畢業,英國赫爾大學政治學博士,目前在大學執教國際關係等政治學門課程。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