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競/北京與梵蒂岡外交關係 解讀須超脫宗教

我們想讓你知道…對於北京與梵蒂岡間之交往關係,必須超脫宗教教義之要求標準

 

 ▲ 教廷國務院長帕洛林(Pietro Parolin)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 張競/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

審慎觀察北京教廷關係穩定發展 

北京與教廷雙方在兩年前針對主教任命權,所簽訂臨時協議即將於10月22日到期,9月14日教廷主管外交事務之國務樞機卿帕洛林(Pietro Parolin)公開對外透過媒體表示,希望能夠獲得北京同意延長協議。

儘管北京透過外交部發言人肯定協議順利運作,但迄至目前為止,尚未提出肯定回覆。

但就北京與教廷外交談判互動軌跡判斷,雙方必然已經開始就此談判;外界認為北京內部不同政治派系對於繼續與教廷維持此項協議立場有所歧異,因此才會顯現出欲迎還拒態度,其實並無任何確切證據足以支持此種推斷,特別是在目前北京面對世局變化無常狀況下,對外關係能夠維持穩定實在是壓倒一切,因此預期雙方能夠順利再度延長協議,應是最合理評估推論。

降低愛國教會、地下教會與官方間矛盾

誠然外界對於此項外交協議後續發展雜音不斷,更有天主教會人士趁此時機再度舊事重提,端出北京迫害宗教自由案例,希望改變教廷對華政策,但就教廷主流意見觀察,顯然是主張延長協議觀點獲得上風。教廷內部多位重量級領導階層人士,更是旗幟鮮明地表達支持延長既有協議,更讓反對聲浪無法形成氣候。

同時不可諱言,教廷透過協議或多或少算是將中國大陸天主教各個不同派系,其中亦包括北京當局所支持之愛國教會,順利納入教宗教牧信徒之普世教會體系。

就中南海領導者不斷強調要讓中國與國際社會接軌來說,在中國共產黨堅持獨立辦理教務之基本原則不會遭致顛覆前提下,亦願意讓愛國教會能夠被傳統天主教會體系接納,並且降低愛國教會與中國大陸地下教會矛盾衝突,甚至是中共政府與地下教會間之緊張關係。

▲ 教廷外交部長蓋拉格(Paul Gallagher)。(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誠然北京透過與教廷達成主教任命協議,在相當程度上確實是能夠降低某些緊張關係;但許多地方地下教會信徒受到治安機關壓迫,或是教會宣揚教義不願屈從於北京政策,宗教迫害負面訊息仍然時有耳聞,確實是讓北京與教廷雙方互動關係蒙上陰影。

但是教廷顯然有時會刻意迴避許多與宗教迫害無關之政治議題,不願讓其與北京往來關係失焦,更避免讓中共獲得教廷當局有意干預中國大陸內政之口實。但作風如此審慎保守,更讓教會內對於中共不滿人士得到負面批評教廷政策理由,教廷對於處理其與北京關係確實是存在兩面為難困境。

延長主教任命權協議 教廷重視

正因如此,教廷主其事者更不希望有他國對此政策指三道四胡亂攪局,這亦就是為何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公開反對教廷與北京延長協議時,教廷立即透過各個不同管道發動匿名反擊,並且毫不客氣地斥責此為干預他國踰越規矩作法。從此種積極表態模式,就證明教廷對於延長此等協議重視程度相當之高。

美國外交政策規劃謀士顯然是低估教廷對維護其與北京關係之決心,畢竟從中國共產黨掌控大陸全局建立北京政權開始,教廷就從來未曾打算放棄中國境內任何教民信眾,經過數十年努力,才讓北京立場有所妥協,並且雙方亦能夠遵守協議規範,此時更不願意任由他方找出其他議題,打亂教廷重建其本身在大陸天主教徒領導地位之各項努力與進程。

北京與梵蒂岡外交關係 解讀須超脫宗教

從此觀點上來說,顯然教廷並未將中國共產黨視為天主完全不能與其妥協之撒旦魔鬼,但是否教廷會將北京當成迷失路途尚未回到正途之羔羊,看來教宗亦未曾寬容中國社會主義信徒到那樣程度。

因此對於北京與梵蒂岡間之交往關係,恐怕就必須超脫宗教教義之要求標準,轉而採用世俗外交衡量準據,才能夠做出最合理之解讀。

當然吾人身在台灣,當教廷與北京關係又到達轉向變化節點時,總是會關切我國與梵蒂岡邦交是否會受到影響,但就目前各方報導根本就未將此個面向端上檯面來看,兩年前在台北曾經舉出越南作為前例,強調梵蒂岡處理宗教上之主教任命協議,與國際社會世俗外交承認規範並無因果聯結關係,顯然對於安定目前已如驚弓之鳥般台北外交高層,應當還是最合情合理之心靈鎮定劑吧!

熱門點閱》

► 張競/美國將制裁國際刑事法院檢察官 不滿主權被威脅

► 陳一新/美國總統大選不到50天 至少三大變數影饗選情

► 藍弋丰/台灣要收容香港難民?黎巴嫩爆炸遠因始於收容巴勒斯坦人

► 海峽論壇》王高成/央視「求和說」不代表北京中央立場/span>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張競專欄

張競專欄 張競

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中華民國榮民,曾任海軍中權軍艦艦長,美國海軍戰爭學院績優畢業,英國赫爾大學政治學博士,目前在大學執教國際關係等政治學門課程。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