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鵬/96台海危機親身經歷 返家10分鐘就被召回寫遺囑

我們想讓你知道…真實的「戰爭」不是打「電玩」,希望台灣的這一代上下的年輕人能「謹慎、切忌、切記」,如真有心保衛台灣,不要用嘴說,請以行動表示。

▲共機近期多次闖我國空域,國軍戰機頻頻緊急起飛驅離。(圖/青年日報提供)

王志鵬/備役海軍上校、現為中華經略國防知識協會研究員

1996年因為李登輝的言論與作為,引發了「台海飛彈危機」,中華民國國軍不斷提高戰備至「準軍事衝突」狀況,當時國軍最緊張的部隊有三:首先是、每日頻繁緊急起飛,於海峽中線與對方戰機對峙,卻又經常遭對方雷達鎖定,一直聽到座艙內飛彈來襲警報器響的戰機飛行員;其次是,面對敵方的「金門、馬祖、東引、烏坵」等外島一線官士兵,因為傳言北京擬攻取外島;再者,就是我們那在深海無聲無息的,寂靜沉默的水下潛艦官士兵。

個人時任海龍潛艦少校兵器長,危機發生的一個月前,本艦才剛奉令進入維修船廠進行為期三個月的「定期保養」;至今我仍清晰記得,危機發生二周前,上級指示全艦立即回裝,一周後恢復戰備;這晴天霹靂的命令,打亂了全艦官兵原有工作、訓練和休假計畫,我的兵器部門還好,輪機部門簡直要瘋了,很多重裝備早已拆下吊進維修廠房,一周內要回裝、恢復、再經測試無誤,只能沒天沒夜的24小時連續不間斷地工作。

一周後總算一切完成執行出塢,靠泊基地碼頭,但接下來就是充飽電力、加滿淡水和燃油、將準備長期耐航的糧食盡速補給上艦,大伙兄弟都像熱鍋上的螞蟻不停的工作。

而我的重點工作才剛要開始,就是魚雷武器三天內執行滿載,為避免敵衛星偵測,採取白天日出休息於黃昏夜暗後上彈,一枚中型線導魚雷的重量1,414公斤(即使10人也扛不動)、長度達6.08公尺,由存放的洞穴庫房經靜態電腦檢測無誤後,必須以慢速載運至碼頭吊放到潛艦上,避免任何意外的碰撞;其間還要觀察天象,利用烏雲遮蔽天空的機會執行(特別是注意依據情報資訊給的衛星方位和高度),一旦明月高掛繁星閃亮無雲,就必須停止靜待。

除此之外,魚雷裝載入艙還須進入魚雷管與作戰系統連結,進行線路測試,如果過不了關,就必須重新吊出換雷,其過程相當繁瑣複雜。三天後終於完成,這也是我這一輩子,第一次看到裝滿最大魚雷數量的景象。

稍作修整一、二天後,當周末的星期五下午五點之後,我自左營基地返家,才剛到家不到10分鐘,電話即響起通知「立即返艦、緊急集合」,還來不及跟太太說些甚麼,即急忙開車返艦。抵達梯口後,中校輔導長與執行士官長已在梯口逐一點名、收繳手機和BB call,登艦後集體管制不得任何理由下船離開或傳遞家人訊息。

當全艦大多數人到齊後,上、下官廳同時發給一份信封信紙,命令立即撰寫「遺囑」,當潛艦或個人一旦為國犧牲,此遺囑就會由戰隊部政戰部門交給所指定的家屬或親友,如果安全返港,則直接作廢銷毀。

▲台海局勢高漲,可能釀成第四次台海危機。(圖/翻攝自中華民國海軍全球資訊網)

在此之時,由艦長和輔導長前往戰隊部執直接向戰隊長領取密封的任務命令,領取後即趁夜暗緊急出港,直到抵達安全水深下潛之後,才由輔導長拆封和艦長一同詳細了解任務內容;平時不管是測試、訓練或是演習,一般必然都會由艦長主持召開全艦「航行前會議」,由作戰長報告任務細節,輪機長報告裝備情況,兵器長報告武器備便資訊。

但這一次任何人都不知道要幹些甚麼,僅有航海士官知道依據艦長指令航行,任何人不得過問;通信也是保持全程緘默,依據指定時間只收不發,僅作戰長能夠進入通訊室查看信文。

潛航三天後,在沉默、寂靜、充滿肅殺氣氛的艙間內,有些年輕的士官兵開始出現焦躁憂慮的現象,不少一年役期的義務役大專士兵(還有部分是知名學府碩士學歷,目前已全改為志願役士兵)私下第一句話,問我的都是:「老兵(兵器長的俗稱),我們現在位置在哪裡」?「真的會打起來嗎」?「這次潛航任務要待多久」?

對此,其實我一點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又能回答甚麼!因為我也不知道啊!只能理性、冷靜、堅定地告訴他們:「別胡思亂想,趕快把握時間休息去,值更的時候打起精神做好自己的工作」。當然還是存在許多疑問,如:「如果兩岸真的發生台海決戰,我們一直沒收到任何指令,下一步該怎麼辦?」「倘若母港基地已被摧毀了,我們發生故障又要到哪裡?」「如果聽到一般廣播戰爭結束,卻無任何指令,是信與不信,又何去何從呢?」「我們是要回台灣?還是要輾轉停泊至關島、夏威夷,還是沖繩、橫須賀?」等等。

雖然這些在任務計畫密件內必然會有已規劃好「標準作業程序」(SOP)的指令,但畢竟不是一般官士兵所能得知,因此每個人內心多存在不同的懷疑和焦慮。漫長的寂靜兩周水下巡航之後,終於收到通信指令危機解除,甚麼事也沒發生奉令返港,但這一路上大家竟沒有一絲喜悅,浮航後大夥兄弟,多是輪流請准登上帆罩上抽根菸、雪茄或菸斗,痛快地吞透一口氣;但你看這我、我看著你,除了下達航行指令,彼此不言一語,臉上仍遺留絲毫的僵硬化性緊張。

中華民國至今不斷增加軍購和自製機艦、各式飛彈等,主要在於「防衛台海」避免發生戰事,期能趨吉避凶維護台海和平,而不是「主動挑釁、引發爭端、主動攻擊」。自1949年至今,兩岸關係彷如「離婚夫妻」,雖然因為政治理念的不同而離家出走,獨自傳承孕育中華民族多元文化,深根於台灣政治和經濟發展,台灣人民仍然期望能夠與對方相互認知和平相處。

▲民調顯示,如果是中國為了統一對台動武,有近七成的人願意參戰。(圖/記者李毓康攝)

依據台灣民主基金會2018年委托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進行的民調顯示:「如果台灣宣佈獨立導致中國武力攻打台灣,有55%的年輕人願意,或非常願意為保衛台灣而戰,36%的不願意;如果是中國為了統一而對台灣使用武力,則有將近七成(68%)的人願意,或非常願意為保衛台灣而戰,39歲以下年輕人的自我防衛的決心更高,甚至突破70%」。

對此,個人並不十分認同,因為那只是虛偽華麗的表面言詞和數據;依據個人近十年來自身單獨一對一的訪談,不論前因後果如台海發生戰事,10個年輕人中只有1至2個願意上前線打仗,而目前更糟糕的是:「有七成以上的年輕人,認為打仗是職業軍人的事,跟他們毫無關係」。

「因為經歷過黑暗,才懂得珍惜光明!」事隔至今已過24年,如今2020年可能危機再起,惟解放軍可已經非當時的「吳下阿蒙」了!這樣的嚴峻挑戰,端看台灣現今的年輕人能否撐得起和扛得住。兩岸關係目前跌落到歷史的谷底,台海危機再起的可能性極高,雖然掀起全面性的戰爭可能性很低,但意外擦槍走火衍生成為局部、小規模衝突的可能性卻不斷地升高。

真實的「戰爭」不是打「電玩」,不是在網上「耍文字嘴皮帶風向」,「不是政論性戲劇節目的誇張炫耀」,而是「真槍實彈的生靈塗炭」,戰爭是會「流血、死人」的,那可不是「電玩」按下鍵就可以重玩。希望台灣的這一代上下的年輕人能「謹慎、切忌、切記」,如真有心保衛台灣,不要用嘴說請以行動表示,個人鼓勵有志之青年學子投筆從戎,積極勇於加入國軍行列,特別是民進黨自家的子弟兵們!

(作者為備役海軍上校,曾任潛艦兵器長、作戰長、輪機長與潛艦訓練中心教官、海軍總部計畫官、國防部戰略規劃司計畫督導官,現為中華經略國防知識協會研究員。著有《解析台灣發展潛艦的過去、現在和未來:(1960-2020年)》。)

熱門推薦》

►王志鵬/漫談歷次漢光電腦兵推經驗

►王臻明/共機為何擾台?被忽略的印太局勢與勇敢之盾演習

►黃竣民/美軍駐台究竟是「美」夢成真或只是「南柯一夢」?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防疫新生活!國內旅遊票券特價開賣!

王志鵬專欄

王志鵬專欄 王志鵬

備役海軍上校,曾任潛艦兵器長、作戰長、輪機長與潛艦訓練中心教官、海軍總部計畫官、國防部戰略規劃司計畫督導官,現為中華經略國防知識協會研究員。著有《解析台灣發展潛艦的過去、現在和未來:(1960-2020年)》。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