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宗海/《國家統一法》已在研擬階段 從國台辦發言人的回應可知

我們想讓你知道…從國台辦發言人堅定的直接回應推論,能確定可能會命名為《國家統一法》的法案,已在研擬階段。

● 邵宗海/澳門理工學名譽教授

兩岸統一的問題,顯然已在最近兩岸關係紛擾之際露出抬面,官方立場一向甚具權威的《新華社》,就在12月16日國台辦的例行的記者會上,探詢了是否可能推出《國家統一法》的問題?這在過經驗中是比較罕見的。

而國台辦發言人朱鳳蓮顯然也見是有備而來,沒有否定有此立法趨向的可能不說,而且也非常堅定的搬出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關於國家統一的規定說法,明確的回答「大陸堅決貫徹執行」。

▲大陸國台辦發言人朱鳳蓮表示,大陸堅決貫徹執行《憲法》關於國家統一的規定。(圖/記者魏有德攝)

《國家統一法》已在研擬階段

為什麼事先沒有一點風吹草動的跡象,而竟由一向比較少見會去發問「尚未在中央決策層面已有政策傾向」的《新華社》來問?

在台灣經驗來看:提出《國家統一法》的有無可能性,再包括了國台辦發言人堅定的、而且不作拐彎抹角的直接回應,應該是確定這項可能會命名的《國家統一法》,已在研擬的階段

以《國家統一法》反制美方《台灣關係法》

其實《國家統一法》在名稱上,並不為大陸民眾所陌生,早在2005年通過的《反分裂國家法》之前,這項法案並不是從這樣的名稱去思考的。

最初,在大陸已有很多學者提出以建立《國家統一法》的角度來解決台灣問題。譬如說,建議北京應採「統一法」來反制台灣制憲和美國的《台灣關係法》。

前社科院台研所副所長李家泉,在2004年5月接受香港文匯報訪問時就透露:自1996年開始,特別是1999年在台北李登輝提出「特殊兩國論」以來,大陸對台專家或學者不止一次提出《國家統一法》的設想;但由於多方面原因,一直未獲中共高層更多關注,不過,在胡錦濤及溫家寶領導班子上台之後,在對台工作方面似乎一直在考慮,醞釀更深入,更有效的政策與做法。

▲ 海報上引用大陸憲法關於國家統一的相關條文。(圖/翻攝微博國台辦發布)

章念馳:統一每階段目標、任務、方法 需合理規範

在這些主張採取「統一法」概念的學者中,上海東亞研究所所長章念馳更是較早提出看法的一位。

他在2003年3月香港出版的《中國評論》期刊中就倡議制訂統一法。他說:我們應該加大對統一內涵的研究,應該不斷發展統一理論,不斷對統一理論賦予新生命力,去制訂一部「統一綱領」,催生一部「統一法」,將涉及統一前後及每個階段的目標、任務、方法都加以合理規範,讓所有人都瞭解統一的好處及統一的步驟。

喬良&王湘穗:「抑獨促統」第一條是制訂《國家統一法》

此外,在2004年2月,由上海國防戰略研究所主編的《國防戰略研究》雙月刊,2004年第2期刊載馬一篇由「超限戰」作者喬良與王湘穗兩位空軍大校聯合執筆的專文「多管齊下 分級施壓 抑獨促統」。他們提出「抑獨促統」等多項建議,第一條就是制訂《國家統一法》,內容主要是涵蓋法律條文明確對台主張和對台動武指標。

學者之外,人代會代表、武漢市教育局副局長周洪宇,亦在2004年9月向全國人大提出制訂「國家統一綱領」或「國家統一法」建議案,並提出「國家統一綱領」具體架構。

▲ 海報上引用大陸憲法關於國家統一的相關條文。(圖/翻攝微博國台辦發布)

溫家寶:制訂統一法 強制推動兩岸統一

重要的關鍵,還是在當時擔任總理的溫家寶。他於2004年5月9日,在倫敦訪問途中,會見了當地華僑與留學生時,回應一位具有國際法背景的華僑單聲之建議時公開表示,北京將認真考慮制訂「統一法」。這是中共中央領導人首度正面回應制訂統一法,以強制性的法律推動兩岸統一。

不過由於溫家寶這段談話並未經由《新華社》正式報導,因此他的談話只屬於對華僑建議的口頭回應,而不能定位在官方立場。

但是很快的就在溫的談話三天之後,國台辦發言人李維一在2004年5月12日,回應台灣記者一項問題時就堅定表示:「有關促進祖國統一的,來自於各個方面人士與團體的建議,包括以法律手段來促進祖國統一的建議,中國政府都會認真的考慮並予以採納的」。

經過以上這樣的強調後,再加上人民網事後加強報導,大致可以確定中國官方已經對「統一法」的問題進入謹慎考量的階段。

雖然如此,國台辦對「統一法」仍然充滿了敏感性,同年9月5日,發言人張銘清在面臨台灣《中央社》記者訪問時,尚稱他根本不曉得有這個「統一法」版本,因此他無法就此做出評論。至於《國家統一法》的制訂進程為何?張銘清則說,應以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所說「認真考慮」為準。

其實在溫家寶答覆「認真考慮」之後,中共當局實際上已在2004年5月至9月之間啟動了內部徵詢工作,對象包括大陸的涉台與法律學者,甚至於人大常委也在諮詢之列,希望能徵得法案的可行性與合理性。

此外,為求得法案在轉移到人代會正式立法之前,先能凝聚中共黨內高層決策人士的共識。因此,如何經由承辦單位的中央台辦,循序將草擬的法案提交到中共對台工作領導小組進行討論,最後得到政治局常委會的核可,就成為《國家統一法》後來逐漸轉變成《反分裂國家法》最重要的程序及過程所在。

▲ 溫家寶在2004年公開表示,北京將認真考慮制訂「統一法」。(圖/取自新華網)

兩跡象證明《國家統一法》決策趨勢

有幾個跡象可以證明這樣決策的趨勢:

第一,具有中國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委員身份,也兼具人大常委的信春應,2004年5月21日在北京向香港媒體透露,人大正積極研究是否制訂《國家統一法》,對付任何「分裂國家」的行為,該法除了適用台灣,也適用於港澳。

這裡比較具有意義的是,信春應「統一法」的主要內容,已經開始針對分裂國家行為做出反制,而不是規範國家整合的進程。

第二,一項自北京透露的訊息,顯示中共涉台系統人員在2004年9月間,在北京懷柔召開對台政策研討會,討論現階段中共對台政策,會中達成兩項主要結論:制訂統一法,進行兩手準備。

會中並傳達現階段對台工作,是以反獨為主,這其中國台辦「五一七」聲明更是現階段中共對台工作綱領。

同時,消息人士並稱為防止台獨,中共制訂統一法是要以法律制約台獨發展。

這項報導也透露出,擬定中的法案,即使名稱是「統一法」,內容也是「反獨」為主

 

▲ 人大常委信春應表示,人大正積極研究是否制訂《國家統一法》,對付「分裂國家」行為。(圖/翻攝自CCTV)

名稱以「統一法」為前提 建構「反分裂」法制

由於中共中央各相關單位在研究定案時,向來不會公布細節過程,可能在本文中就沒有辦法提供太多資訊,來說明到底後續的政策是如何演進?譬如說,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的建議案,是採統一法,還是反分裂法的名稱,到底選擇傾向的態度是如何?加上中共軍方到底態度又是如何?或者說,政治局常委會最後的決議,要採用「反分裂法」的動機與依據為何在?可能就無法做出判斷。

不過從前面二個例子來分析,可以發現自溫家寶同意對統一法的制訂需要「認真考慮」之後,在大陸內部所有涉及或參與這項法案建議與草擬的人員,多數應是以「統一法」的名稱為前提,去建構防止「分裂國家」行為的法律。


▲ 《反分裂法》的構想源於《國家統一法》。(圖/視覺中國)

 《反分裂法》改《國統法》不衝突

至於最後不用《國家統一法》而改用《反分裂國家法》名稱,可以從人民網與《新華網》分別引述一位署名林双川在《半月談》這份刊物上所報導中共「中央對台工作三大新動向」一文所提及的訊息,這篇報導說「全國人大啟動反分裂國家法的立法程序,是對『台獨』份子推動『法理台獨』的有效遏止,運用法律手段促進國家統一的意義十分重大」。

這篇報導尚補充說,以立法形式,以法律手段反台獨,把台獨、反分裂上升為國家意志,大大提升了對台政策的層次,拉開了依法反台獨的序幕。

其實,現行的《反分裂法》本就源自於《國家統一法》的最早構想,因此把《反分裂法》改成《國家統一法》,不致於有法源或條文會產生「相互衝突」的現象。

熱門點閱》

► 美選交接》邵宗海/ 拜登對台政策不會再有「美台驚奇」

► 陳淞山/「宣傳戰」緊縮兩岸交流 如何避免三十年努力白忙一場?

► 單厚之/中天YT訂閱衝高 不等於獲利和影響力

► 輝瑞新冠疫苗受試者「燒三天」!稱「陸製疫苗最猛」要準備退燒藥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邵宗海

邵宗海 邵宗海

政治大學中山所教授兼所長、文化大學教授兼社科院院長、澳門理工學院名譽教授,抱持「只寫我相信而且有佐證的事實」理念寫作。

分享給朋友: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