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弋丰/銀牌很棒卻不能矯枉過正 全世界都求冠不是台灣有問題

我們想讓你知道…不僅足球、網球,不管是哪一種運動,優秀運動員永遠是追求卓越,求勝、求冠,無論拿不拿得到冠軍,都是以冠軍為目標,從來沒有一位頂尖運動員會以亞軍為目標的。若台灣社會在體育領域獨尊冠軍,並不是台灣有什麼特別問題,只是跟世界相同而已。

 ● 藍弋丰/專欄作家、台大醫學系畢業

柔道選手楊勇緯勇奪奧運銀牌,成為台日偶像的同時,記者又成為眾矢之的,因為一如往常的,記者問出最白目的問題,問楊家父親「沒拿到金牌好可惜」,於是網路上一片躂伐,不過,接下來有部分討論無限上綱化,衍生到檢討起台灣社會文化有問題,才會非得奪金奪冠不可。

東京奧運,楊勇緯,體育,足球,梅西,網球,文化

▲柔道男神楊勇緯臉貼金牌合照,並超為郭婞淳驕傲。(圖/翻攝自IG/yangyungwei)

台灣的記者數十年來,因為專業的貧乏,導致社會地位越來越低落,各種記者會總是問出極度外行,讓人哭笑不得的問題,每逢社會事件,當事人或受害家屬已經很難過,還特別要去問「你現在感覺怎樣」成為經常在網路上遭嘲諷的經典台詞,這次「沒拿到金牌好可惜」受到網路圍剿,也只是正常反應。

東京奧運,楊勇緯,體育,足球,梅西,網球,文化

▲台灣柔道男神楊勇緯在東奧柔道60公斤級賽事,不敵名將高藤直壽拿下銀牌。(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但是,儘管記者的表現惹人厭,實際上楊勇緯本人,在決賽落敗的時候,的確是留下了男兒淚,所以選手本人的確是有強烈的求勝、求冠意志,也顯然是覺得可惜的,記者的問題,只是「很沒禮貌」,可說在傷口上灑鹽,但是說「可惜」,並不能說有絕對錯誤。

賽事求冠=台灣文化有問題?

事實上,體育賽事求冠,追求第一,根本也不是什麼台灣社會文化有特別問題,全世界都是如此。

就在不久前,歐洲杯足球賽決賽,在英國溫布利球場舉辦,決賽的雙方之一正是英國隊,鏖戰義大利隊到最終以PK決勝負,連續三球未進而敗北,英國人不只是覺得「很可惜」,而是對總教練全面抨擊檢討,從正規時間的調度僵化,到最後PK賽選定太過年輕的球員導致在壓力下失常,足球迷砲聲隆隆。

東京奧運,楊勇緯,體育,足球,梅西,網球,文化

▲2020年歐洲國家盃足球賽。(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至於踢球中柱、踢到被義大利守門員攔下的三名英國隊球員,更是成為眾矢之的,無數英國足球迷把他們罵成臭頭,衍生意外論戰,因為這三名球員好巧不巧都是黑人,於是成了攻擊黑人的「種族歧視」,引起另一番論戰。

英國隊教練其實在本屆歐洲國家盃,為英國創下了前所未有的功業,不僅在準決賽中,是55年來英國隊首度能戰勝德國隊,也是英國首度能打進歐洲國家杯決賽,照「銀牌已經很棒」論的說法,英國人應該很滿足才對不是嗎?顯然不是這樣。

那只是不理性球迷的舉動?也不然,整個英國隊,在頒獎時刻,一拿到亞軍獎牌,絕大多數英國隊球員,都是立刻嫌棄的把獎牌摘下來,這是不是英國隊特別欠揍,亞軍了還這樣?

並不是,所有主要足球賽事,在決賽落敗,拿到亞軍的球隊,不管是國家隊比賽如世界盃、歐洲盃、美洲盃,或是球隊比賽,如歐洲冠軍聯賽,絕大多數的足球員,都是一拿到亞軍獎牌,就立刻拿下來,有如認為會「帶衰」。

東京奧運,楊勇緯,體育,足球,梅西,網球,文化

▲阿根廷球王梅西。(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對銀牌最感到崩潰的,大概就是不世出的阿根廷足球天才梅西,儘管梅西在巴塞隆納隊如魚得水,大體上所有能拿的冠軍盃都拿過了,但是當身處阿根廷國家隊,儘管隊友也都是一時之選,在各種人謀不臧──阿根廷足協無能腐敗政治鬥爭重重,梅西甚至一度需要自掏腰包維持國家隊運作一下,總是表現不如預期,梅西在國家隊連續在世界盃、美洲盃決賽失利,拿到亞軍,他覺得銀牌已經夠棒了嗎?顯然不是,因為他沮喪到一度宣布退出國家隊。

還好梅西再接再厲,又回到國家隊努力持續求冠,總算皇天不負苦心人,今年的美洲盃足球賽,梅西率領的阿根廷隊,總算驚險的以1:0擊敗尋求衛冕的巴西隊,拿下先前總是失之交臂的冠軍獎盃。

東京奧運,楊勇緯,體育,足球,梅西,網球,文化

▲美洲盃阿根廷相隔28年封王,梅西奪國家隊首冠。(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梅西踢過4屆世界盃,5屆美洲盃,打進決賽總共5次,總算在第5次奪冠圓夢。若是有記者跟梅西說,亞軍已經夠好,恐怕梅西絕對會賞記者一個白眼。

優秀運動員追求卓越

那麼,是不是足球這個運動特別?當然不是,在網球世界,一樣只有冠軍才最有價值,世人只會統計得到的四大網球公開賽冠軍數、大師賽冠軍數,很少會統計亞軍數,所謂的「全滿貫」,指在四大網球公開賽都拿過冠軍,世人視為網球選手的最高榮耀,但是沒有人會特別說「亞軍全滿貫」,在四大滿貫賽事都拿過亞軍,有何特別價值。

相反的,過去男網方面,蘇格蘭網球名將安迪莫瑞,因為拿遍四大網球公開賽亞軍,生涯總共拿了8個亞軍,而成為嘲笑的對象,女網方面,丹麥甜心卡洛琳翁茲尼亞齊,因為長期身為球后,卻老是四大公開賽只拿亞軍,遭媒體「封」為「無冕后」,她本人顯然也對此耿耿於懷,直到2018年總算在澳洲網球公開賽奪冠,才心滿意足地在2019年底宣布退休。

不僅足球、網球,不管是哪一種運動,優秀運動員永遠是追求卓越,求勝、求冠,無論拿不拿得到冠軍,都是以冠軍為目標,從來沒有一位頂尖運動員會以亞軍為目標的。若台灣社會在體育領域獨尊冠軍,並不是台灣有什麼特別問題,只是跟世界相同而已。

東京奧運,楊勇緯,體育,足球,梅西,網球,文化

▲卡洛琳翁茲尼亞齊(Caroline Wozniacki)奪下2018澳網女子單打冠軍。(圖/品牌提供)

過去台灣教育分數至上,獨尊第一志願,引起很多教育上與社會上的問題,使得台灣社會,尤其是壯年世代,普遍反思「科舉文化」的缺點,因此對於爭第一、爭冠,有了不同的想法,反思過去的缺點是好事,但不能矯枉過正,過去升學主義的問題在於評價單一化,無法反映多元社會需要多元人才,「行行出狀元」每個領域都有冠軍的真實世界。

但是,打破單一價值觀,不代表不應該追求卓越,尤其是世界產業已經普遍演進到英特爾已故前執行長葛洛夫所言「唯有偏執狂得以生存」的階段,只有追求卓越者才能生存茁壯,多元價值不代表沒有競爭,「行行出狀元」仍然是爭狀元。

再說,世事總不如人意,追求冠軍,可能落到亞軍,追求「銀牌就很棒」,可能落得首戰就淘汰。

台灣全民支持選手,認為奪得銀牌已經非常了不起,為選手感到榮耀,這是很溫馨的事。但不能矯枉過正,過度演繹到有人說求冠是錯的,甚至說要教小孩不用追求卓越。

東京奧運,楊勇緯,體育,足球,梅西,網球,文化

▲美國前國防部長倫斯斐(Donald Rumsfeld)過世,享壽88歲。(圖/路透)

已故的美國兩任國防部長倫斯斐,回憶錄中曾轉述其父親的教誨,告訴他放棄很容易,一旦習慣放棄,很快就會成為中途而廢的廢人。

堅持追求卓越是很艱辛的,放棄是很容易的,不一定要第一,銀銅牌也很棒,很快就會變成不一定要獎牌,有勝利就很棒,很快又會變成一勝難求也沒有也沒關係,出賽就很棒,志在參加不在得獎嘛!

若是記者人人追求卓越,都想當台灣最有水準的記者,那還會有人問出「你感覺如何」等級的問題嗎?追根究柢,這其實是不追求卓越,才造成的問題。

熱門點閱》

► 林祖嘉/解封後下一步 發振興券或發現金 哪個好?

► 邵宗海/雪蔓會謝鋒 中美「實質獲得」是什麼?

► 王高成/雪蔓訪中 拜登為緊繃美中關係「退火」?

► 黃竣民/軍訓役男戰力弱、新兵訓練不科學……誰之過?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藍弋丰專欄

藍弋丰專欄 藍弋丰

台大醫學系畢業,從事翻譯、圖文創作、業餘歷史研究,以及產業研究,主要關注生醫、能源,以及內容產業。現任台灣民眾黨顧問。

分享給朋友:

推薦閱讀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