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奎博/一波甫平一波待起的美中衝突

▲中美貿易戰一時之間恐難落幕。(圖/美聯社)

▲▼ 政大外交系教授黃奎博。●黃奎博/國立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副院長、外交系副教授。

又一次出人意表的,美國貿易代表署在3月5日正式宣布,對中國大陸6千多項、約2千億美元輸美產品所加徵的關稅稅率將維持在10%,直到美方進一步通知前,不會另行擴大課稅範圍及稅率。中共當局可能只高興一下子而已,因為放眼未來,不確定仍高。

這些被加徵10%關稅的中國大陸產品,是在2018年9月下旬被川普政府片面執行的;若中國大陸不從,美方原計畫在今年1月1日起將前述關稅提高至25%。後來,川普曾在中共當局釋出善意的情況下,宣布將再次提高關稅的日期延至今年3月2日。

美國的理由是,依照《1974年貿易法》(Trade Act of 1974)第301條款,調查中國大陸對美貿易行為,結果被認定為「不合理或不公正貿易做法」,特別是在智慧財產權、技術轉移和產業間諜等領域或議題,嚴重損害了美國經貿利益,於是由川普總統下令執行單邊制裁(亦即加徵關稅)。因為自去年12月之後的雙邊談判有些進展,所以美國政府認為,之前那樣的單邊制裁「不再適合了」。

中方盱衡時勢決定息事寧人

雙方關稅大戰的開頭是去年7月6日,美國宣布針對340億美元的中國大陸產品加徵關稅25%,約莫一個半月後,也就是8月23日,美國又對160億美元的中國大陸產品加徵關稅25%。中共當局在美國的這兩波行動中也提出等值的美國輸中國大陸產品清單加徵關稅25%以為反制。

後來當美國準備祭出另外的2千億美元輸美產品清單,分階段課徵關稅至25%時,中共的態度就明顯軟化了。

推測美國應在自去年12月開始的工作階層和部長級、副部長級談判之中,確實得到了一些甜頭,所以才會在未簽訂最終協議的情況下,改變自己多次強硬宣示的立場,維持對中國大陸輸美的2千億美元產品加徵10%的關稅。

以共產黨現實的特性而言,如果在這次的經貿關稅戰中有足夠的實力能與美國相抗衡,又怎會從之前的「以牙還牙」策略轉變成妥協(compromising)或順應(accommodation)策略呢?去年中國大陸對美貨貿出口總額為4千9百多億美元,美國出口至中國大陸的貨貿總額為1千1百多億美元。中共當局想必也估計過,自己在這次的貿易衝突中,能夠藉關稅反制美國者相對較少,而其他較有效的反制手段可能會擴大對美衝突,甚至造成雙方之外其他相關方的重大損失,不一定對己有利。

這次習近平面對愛面子、沒有耐性、剛愎自用、追求所謂「公平貿易」的川普,一時無法打成平手或占上風。所以事後研判,中共當局約莫從去年夏、秋之交開始逐漸顯露願意讓步的跡象,後來更調降美製汽車輸陸的關稅(從調高的45%降低至15%)、恢復購買美國出產的石油與天然氣、大豆、玉米。既然目前都已經決定採取相對低姿態、息事寧人了,何必突然收回自己數月以來累積出來的善意,再次與美國陷入貿易衝突呢?

川普可能拿與中矛盾移轉內政爭議焦點

多方預測在3月上旬中共人大、政協兩會結束之後,中共當局與川普政府的貿易談判很可能會逐步暫告一個段落。現在看到美國「凍漲」對中國大陸6千多項、約2千億美元輸美產品所加徵的關稅稅率,似乎預測成真的機率很大。

不過,這不表示在川普任內就不會再有雙邊經貿摩擦或升級為衝突的可能性。

川普現在遇到很棘手的內部政治問題,例如「通俄門」疑雲、前律師緊咬川普違法、選前和競選時可能牽涉的違法利益輸送問題、眾議院由民主黨主導以致施政遭到制肘、為了建造沿墨西哥邊境圍牆所發布的「緊急狀態」受到參眾兩院明顯反對等等,又必須在2020年底面臨連任的壓力,難保他不會又把包括貿易逆差在內的各種美、陸矛盾拿來當替罪羔羊,以凝聚可能的支持者。這點中共當局應該心知肚明。

熱門點閱》
►兩黨開火,合作破局

►看更多【黃奎博】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黃奎博專欄 黃奎博

國立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副院長、外交系副教授。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