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金財/「清流對抗韓流?」賴清德競選總統之路策略性思考

●柳金財/佛光大學公共事務學系助理教授。

3月18日民進黨展開2020年總統大選黨內初選登記,前行政院長賴清德決定「勇敢承擔責任」,前往登記領表,為政壇投下震撼彈。對照先前2月19日蔡英文總統接受《CNN》專訪,表示要完成對台灣願景實踐,宣布競選連任。賴清德、蔡英文這兩位民進黨重量級總統候選人,民意支持度分居黨內第一、第二的政治天王,是否因為賴清德宣布競選挑戰蔡英文,導致民進黨面臨分裂危機呢?而賴清德在輔選台南第二選區立委以些微票數「險勝」,是否標誌著「清流成功對抗韓流」呢?在總統民調當中,賴清德、蔡英文均在高雄市長韓國瑜、前新北市長朱立倫及台北市長柯文哲之後,「蔡賴配」會是一種逆轉勝的「選票極大化」策略嗎?

此次,賴清德拋出震撼彈立即引發輿論關注,提高民進黨總統選舉的能見度;如同林全內閣民意支持度低落,賴清德組閣令人耳目一新,拉起民意支持低落的執政團隊。賴宣布參選這會是民進黨操作總統大選的大棋盤策略嗎?民調分居第四、五的賴清德及蔡英文如何像「蔡賴體制」合作挽救低落執政聲望,還是蔡、賴分庭抗禮呢?賴清德會見獨派大老辜寬敏時,曾表達不會爭取2020年黨總統候選人,而是著眼2024年總統大選。與黨內獨派大老姚嘉文會面也曾表示「從來沒有意思要選2020總統」,姚甚至確認說「賴清德不會爭取2020年總統提名」。 但賴清德這樣轉變,恐怕也會令人摸不著頭緒。

清流抵擋的住韓流嗎?

賴清德宣布登記參選2020年總統大選,並發表致詞表示九合一選舉大敗,率領內閣總辭是勇於承擔,而此次立委補選則是守住基本盤。批判「九二共識」就是「一個中國原則」,宣稱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不作第2個香港、第2個西藏。2020年總統大選及立委至關重要,現在民進黨處境恐比2008年險峻,一旦選舉失利將使台灣主權陷入空前挑戰和危機。言下之意,賴清德認為由於台南地區立委補選在其輔選下獲勝,有效抗擊「韓流」的來勢洶洶,其政治影響力發揮「清流成功抵抗韓流」效應,所以賴清德參選可以挽救民進黨失去政權危機及維護國家主權,這恐怕有待斟酌。

首先,「韓流」並沒有產生邊際效用遞減現象,反倒是「清流有效對抗韓流」的作用被擴大化。賴清德直言韓國瑜的民意支持度非常高,稱讚韓國瑜是「百年難得一見政治的奇才」,在短時間內選上高雄市長。期待有機會在2020年總統大選,與韓國瑜進行一場君子之爭。這顯示賴清德在台南立委補選中,有信心地認為「清流」可以有效抗擊「韓流」。然而,若進一步檢視台南選情結果,可以發現「韓流」有效拉高增長國民黨後選人謝龍介選情,但是民進黨的郭國文在府院黨政的大力資源動員及支持下,尤其賴清德全力輔選,最後雙方選票差距3664票,差距僅有2.7%。

若再對照2016年立委選舉,民進黨黃偉哲獲146414票,國民黨黃耀盛獲35742票,得票率分別為76.5%、18.7%,得票數差距為110672票、得票率差距57.8%。對比國、民兩黨得票差距從57.8%縮小至2.7%,這顯示賴清德的政治影響力其實有「邊際效用遞減」趨勢,而「韓流」則有外溢效果。可以說,整體立委補選結果為「民進黨得面子、國民黨得裡子」,勢均力敵、各有斬獲。因此,若賴清德全然以為台南選情民進黨獲勝,首居其功為其「清流效應」,恐怕這是「以偏蓋全」、「見樹不見林」。台南市長期為民進黨所執政,及台南第二選區立委也長期由民進黨所囊括,可謂是綠營鐵桿票倉。但僅些微差距2.7%,若據此推估全國性選舉,這對民進黨選情絕對是十分艱難。

其次,賴清德參選黨內總統候選人初選,不致於導致黨內分裂形成有一組候選人脫黨競選,這種機率可能性極低。今年初四位獨派大老發表一封公開信,呼籲蔡英文總統放棄連任總統的野望;同時語帶威脅若造成黨內分裂,後果自行負責。後在「台灣制憲基金會」開幕時,獨派大老辜寬敏再度提出呼籲蔡英文總統邀請賴清德搭檔形成「蔡賴配」,然而蔡英文總統對「蔡賴配」一直是「三緘其口」、不置可否。

「蔡賴配」有利民進黨「選票極大化」

若賴清德選擇較為激進台獨路線,而與蔡英文的「維持現狀」互別苗頭較勁,導致民進黨分裂形成另一組候選人脫黨競選,但在民進黨總統大選經驗並無此歷史紀錄,這不符合民進黨的政治傳統。反而是國民黨內部自總統大選以來,曾有兩次分裂歷史紀錄,第一次是1996年首次總統民選,共有李連配、林郝配、陳王配;第二次則是2000年總統大選,分裂成連蕭配、宋楚瑜脫黨競選。至於民進黨的既往政治經驗是黨內總統候選人參選者一方落敗後,反而會與勝選者結盟,成為其副總統人選搭檔競選,例如謝蘇配。

最後,蔡賴配可能形成分進合擊優勢組合,以利達成「選票極大化」目標。賴清德具豐富政治實務經驗,深知純粹極端台獨意識型態,並無法成為實際治國理政之指導。閣揆任職期間三度公開表態為務實台獨工作者,但又提出中華民國已是主權國家,台灣不需再宣告獨立,並非是基本教義派。 即使參與「台灣制憲基金會」公開宣稱「制憲時機到來」,表達台灣制憲之困難在於政黨間欠缺一致性國家認同及對國家利益界定分歧;但並未涉及國號、領土及主權變更,仍保有模糊性憲改主張。這顯示賴清德也清楚重大國家政策的底線與紅線在那裡,若是踰越勢必造成「明顯而立即危險」影響國家安全。

民進黨一向是信奉「選票極大化」的選舉政黨, 若欲在總統大選中獲勝勢必要奉行「中間路線」兩岸政策,2000年陳水扁也是奉行「新中間路線」及依據憲法承認中華民國為台灣國號,即使當時也是三組候選人。蔡英文提出「維持現狀」的「中間路線」,有利於爭取中間選民;賴清德倡議「務實台獨」或「 制憲時機到來」, 並不易取得兩岸路線話語權,甚至引發緊張與對立,但卻對泛綠尤其是傳統深綠選民具有凝聚及激勵作用。換言之,民進黨若想持續執政,應在「維持現狀」之中間路線基礎上,再疊加激勵獨派及泛綠選民,支持具台灣主體性意涵政策。顯然運作「蔡賴配」是追求選票極大化最佳搭配組合。若單純以賴清德兩岸論述作為總統大選主軸,恐怕無法吸引中間選民支持,無論是兩組或三組人馬對戰皆然。

賴清德目標是傳統綠營支持者

賴清德卸任閣揆時曾引用金庸小說《神鵰俠侶》中楊過對張君寶說過一段話:「今番良晤,豪興不淺,他日江湖相逢,再當杯酒言歡。咱們就此別過。」其中「他日江湖相遇,再當杯酒言歡」,這是何等豪情壯志。顯然賴清德藉由參與黨內總統初選重新出發,勇敢承擔壯大台灣之使命。無論賴清德參與黨內總統初選真正動機,是基於「以戰逼和」形成「蔡賴配」或是試圖以「清流對抗韓流」拉抬黨低迷總統選情與氣勢,民進黨內部既往也有總統參選人一方落敗後組成正副總統候選人。一旦形成「蔡賴配」優勢組合,此或可消弭總統大選所造成黨內分裂危機;「蔡賴配」可產生分進合擊效果,以「維持現狀」拓展中間選民作用,也以「務實台獨」鞏固傳統綠營支持者,發揮「選票極大化」效用。

從延續賴清德本身政治生命來看,此次宣布參與黨內總統後選人初選,實屬政治計算中理性選擇,進可攻退可守,進則擔任民進黨總統後選人;退則爭取「蔡賴配」輔佐蔡英文攻取2020年總統大位。2020年無論蔡英文是否連任,屆時2024年爭取民進黨總統提名則是水到渠成,這當屬賴清德總統之路的最佳策略性選擇。

熱門文章》
►國民黨如何營造2020「韓國瑜之局」

►看更多【柳金財】專欄

►按讚加入粉絲團,讓你成為話題王!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