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國祥/NCC傷害已成 主委辭晚了

●陳國祥/政大新聞系、新聞研究所碩士,台灣資深媒體人,曾任中央社董事長、選委會委員、《自立晚報》總編輯、《中國時報》總編輯、《中時晚報》社長、北市政客家事務委員會委員、時報育才董事長。現為傳媒顧問。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主委詹婷怡週二宣布請辭,她早該辭,在蘇貞昌院長辱罵施壓時,她就該斷然辭職,以維護NCC的獨立機關地位以及主委的最後一絲尊嚴。她那時沒辭,NCC隨後通過超常嚴厲的制裁中天電視七點處分;現在,遭戕害的NCC已成殘花敗柳,詹主委遲來的辭職,總算聊勝於無,但在行政院霸權壓制之下,NCC的未來命運必然更加多舛。

蘇貞昌上月底批評NCC「誰都管它不到,但它也什麼都不管」,即註定了主委詹婷怡「被請辭」的命運。詹婷怡無法抗拒政治的手伸進NCC,又讓NCC嚴罰中天,該辭時未辭職以示抗議,不該作為時卻在壓力下作為,她讓蘇貞昌對NCC施壓得逞後辭職,不僅得不到些許同情,也已成為NCC流失獨立性的失職主委,讓NCC及她本人留下永不磨滅的烙印。

電視新聞上的假消息以及不符專業規範的新聞無日無之,但蔡政府只盯著對傷害其執政權的不實或不當訊息,對經常出現不友善新聞和言論的電視台更是如鯁在喉,欲除之而後快。去年民進黨在立委補選激戰中驚險保住新北、台南兩席,事後檢討,認為麻豆文旦的新聞是干擾選情的重大關鍵之一,總統蔡英文、行政院長蘇貞昌都同聲譴責,蔡說假訊息必須修法重罰,蘇揆直接批NCC,在他「震怒」之後,NCC頓然積極作為起來。

立法院在蔡、蘇點名之後,綠委輪番砲轟,對主委連續質詢五個小時,NCC那幫蔡政府提名的委員即刻加入打韓國瑜行列,對中天電視台合計開罰100萬,另有要求改善的事項則是播太多高雄市長韓國瑜的新聞。懲罰的理由及嚴厲程度引起各方非議。

由於對中天的開罰遠遠超過比例原則,引來流於政治性懲罰的批評,致使NCC獨立地位成為風中殘燭,遭來立法院藍委及輿論強烈譴責。傾藍傾綠電視可受非議之事不分軒輊,但NCC見藍不見綠,有如監委陳師孟辦藍不辦綠,顯示政治壓力十分沈重,即使詹主委不久前才表示要為產業發展、打假新聞與維護言論自由,會「戰到最後一刻」,最後還是不得不走人。她任期未滿辭職固然難堪,但更難堪的應是對獨立機關施壓的蘇院長,但看到詹主委「被辭職」,他可能得意得很。

在蔡政府強勢操控之下,行政院的獨立機關備受壓制,先前中選會在處理公投案的荒腔走板,嚴重傷害中選會的中立性,陳英鈐主委讓中選會尊嚴掃地,最後因選務紊亂而辭,蘇貞昌不以中選會的獨立性為念,反而提名黨籍落選縣長李進勇繼任。NCC同為獨立機關,詹主委不像陳英鈐那樣公然偏頗與屈從,但因院長之怒即違逆獨立機關的本色,不僅重傷媒體的專業自主權,也未落實憲法保障言論自由的精神,主委理該辭職承擔責任,並且避免再受屈辱與壓迫。詹主委現在個人解脫了,但NCC仍處在水深火熱之中,而且行政院可以透過提名新主委加強控制。莫非這個獨立機關將要變成民進黨的附隨組織?

在目前的政治氛圍與生態之下,未來的NCC主委確實只能對民進黨政府俯首聽命,否則一天都待不下去。看看蘇貞昌公開指責NCC對假新聞打擊不力,批評NCC沒有作為之後,民進黨立委紛紛要求詹婷怡下台。林俊憲直接表示「如果大家都覺得你不適任,自己要不要考慮辭職?」還說「如果我是妳,我就考慮辭職。」鄭寶清也說,「不謀其政就不要在其位。」甚至連高雄市議會民進黨團也發起連署,要求詹立即下台。

在長官與中央及地方民代的多方攻擊下,詹婷怡除了辭職還能怎樣?她在臉書貼文上無奈地表示:「當前台灣需要降低對立,避免被民主制度反噬,這需要大智慧。」可看出她對NCC夾在傳媒主管機關應秉持的尊重與公平的立場,以及被當作蘇內閣成員,不能不秉承上意而將手伸進媒體的艱難處境。未來的主委必然面臨同樣的壓力與處境。

無奈之餘,我們只能請蘇院長看看《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組織法》第一條:「行政院為落實憲法保障之言論自由…,促進通訊傳播健全發展,維護媒體專業自主,確保通訊傳播市場公平有效競爭…,促進多元文化均衡發展…,特設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蘇貞昌如果再無視於NCC設立的宗旨,公然挑戰NCC獨立機關的特質與超然地位,民眾只能在明年1月11日用選票表達不滿了。

熱門推薦》
►NCC裁罰中天新聞有正當性嗎?

►看更多【陳國祥】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陳國祥專欄 陳國祥

政大新聞系、新聞研究所碩士,台灣資深媒體人,曾任..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