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金曲獎為何飄來濃厚的政治意味?

▲筆者認為特別貢獻獎在這個時間點選擇了黑名單工作室,絕對是個政治選擇。(圖/翻攝自Hami Video)

●台毒誌/一本介紹台灣本土文化的季刊。

雖然這些東西維基百科都有寫,但忙著批評金曲評審不公或是幻想陳珊妮打壓蔡依林的人恐怕不會意識到此次金曲獎可能是最政治的一次。

首先華語歌王被非常本土、歌曲內混雜著許多台語的嘻哈年輕歌手 Leo王奪去,蔡英文的貼文順勢引用了 Leo王的感言,點出台灣價值,再利用一直以來非常偏向女權且關注 LGBT 族群權益的蔡依林年度歌曲《玫瑰少年》,最後帶到〈黑名單工作室〉。

特別貢獻獎頒獎人

水晶唱片的任將達可以說是最初的最初。水晶唱片曾經在 1987 年辦了第一屆台北新音樂節,邀請了台灣與香港當時的「新音樂」的歌手樂手們來參加,包括了黃韻玲和主唱是林暐哲的 Bones & Teeth 等等你偶像的偶像層級的音樂人,而香港非常重要的音樂人達明一派也在其中,如此便可感受到一開始致詞便說出口那「香港加油。」背後的情感。

再來第二屆可就精彩了,名單有主唱是趙一豪的 Double X、林暐哲的 Bones & Teeth,和今日主角黑名單的前身阿電與阿草。接著開始徵求創作者的水晶唱片來到了第三屆台北新音樂節,陳明章、伍佰、葉樹茵和黑名單工作室就這樣浮上檯面。

接著讓我們談談黑名單工作室

王明輝和陳主惠組了黑名單工作室(司徒松則是後來加入的),製作了抓狂歌這張專輯,林暐哲、陳明章、陳明瑜、葉樹茵、王華等成員參與創作錄製,並於 1989 年發行,改變了台語歌的歷史。

如同任將達所說,1989 年除了黑名單工作室發行了抓狂歌之外,台下驚呼聲為的是鄭南榕自焚。那是個剛解嚴的年代,而實際上解嚴並不是如同國民黨擁護者所說,像是進步的蔣經國恩賜,一切的解嚴後樣貌都是台灣人自己爭取來的。

想像一下,那個時代的黨外氛圍大概會是反戒嚴→反威權→反國民黨→反中華,每個人有著不同的背景,接觸了一些國民黨禁止的事物,意識形態各自有些不同,這樣便能理解標語「我在亞洲,我反美帝。」做為一個時代標語為何會這樣出現台上。

不過新聞連結中所解讀之「展現中華民族團結力量的訴求盡在不言中。」就是一大諷刺了,讓黑名單工作室聚在一起的共識就是與中華民族主義相反的本土意識抬頭,也就是「台語文化自覺意識甦醒、台語文化再造。」這樣的聚集是珍貴的,你可以看見名列黑名單工作室的各位背景大相徑庭,甚至現在意識形態也完全不同的各位前輩,在時代裡大放異彩,衝撞體制,成功改變了當時的台灣。

而在黑名單之後,除了一手促成黑名單工作室、包辦了大部分作曲與製作的王明輝,這些人是如何影響台灣的呢?

戰後台灣人便一直在思考的所謂台灣人的音樂是什麼,水晶唱片第一個簽約歌手陳明章找到了其中一種答案,並為潘麗麗、黃乙玲、黃妃等女歌手量身打造屬於他們、也屬於台灣人的專輯。

林暐哲則投入華語音樂製作,來到傳說中的魔岩唱片,打造了楊乃文、陳綺貞、糯米團等人的成名專輯,風和日麗合作社和眾所皆知的蘇打綠現在也繼續影響著台灣樂壇;而流行樂壇較少人知道的葉樹茵則如同焦安溥在煉雲系列所說,那樣子影響著某些人的年少時期。

特別貢獻獎在這個時間點選擇了黑名單工作室,絕對是個政治選擇。

在頒獎的短短幾分鐘之內,丟出了這麼多可溯源的關鍵字,讓未曾經歷過那個年代的年輕人,可以透過儀式與加冕,建構屬於自己的台灣史觀;另一方面也提醒了台灣人,現在樂壇的半片江山可以說是台灣人基於所謂台灣價值發展出來、屬於我們自己且值得驕傲的台灣文化。

如同金曲獎評審團主席陳珊妮所言:「他們的歌曲類型,包含台灣民謠、饒舌及搖滾等,特別是他們的《抓狂歌》專輯,這三十年對台灣母語音樂、樂團形式都是先鋒,這團也與金曲誕生同一年,影響今年入圍和所有音樂人至今,所以他們值得這個獎項。」而這番成就,純粹只是因為當時的他們想聚在一起做點事、為台灣做點事,做一點「當時的人們覺得對台灣來說重要的事」。在做的當時,誰也無法想像這將會在未來改變台灣,而當時的人們選擇了這麼做。

30 年後的現在,在這個變革的時間點,輪到我們必須要做出正確的選擇與行動,讓時代繼續向前走,走向屬於台灣更好的未來。

熱門文章》

►超市食物被下架,真的是因為過期了嗎?

►你懂得談戀愛嗎?每晚從酒吧、派對落寞而歸的都會男女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台毒誌|to̍k magazine」粉絲專頁。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