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沃牆/各國熱衷貿易戰 金融市場成災難

▲據悉,美中下一輪貿易談判將於9月初舉行,美方對陸貨加稅延至12月,美股聞訊大漲回應,但達成協議之路恐遙遙無期。(圖/路透社)

 ●李沃牆/現任淡江大學財務金融學系專任教授及兩岸金融中心副主任,亦為富華創投及兆豐第一創投董事、品豐投顧榮譽顧問。  

詩云:「東邊日出西山雨,卻道無晴卻有晴」,說的是「捉摸不定」。今日全球金融市場一夕數變,股匯大漲大跌莫如此。首先,美中貿易戰自去(2019)年中引爆至今,情勢依然是忽晴忽雨,冷熱之間如洗三溫暖,左右全球金融市場。其次,香港「反送中」運動難善了,不僅衝擊香港經濟,金融業更首當其衝;另日韓貿易戰亦僵持不下,對半導體產業及相關供應鏈影響尤深;而阿根廷總統初選結果出爐,卻引發股匯大崩跌。吾見眼前的灰犀牛群魔亂舞,金融市場實難平靜;債市殖利率倒掛已久,經濟衰退漸趨明朗,投資人該何去何從?

▲上月底在上海舉行的中美貿易談判,未有具體成果。(圖/路透)

美中貿易協議難 一波未平一波起

美中第12輪中美經貿高級別磋商草草結束,雙方沒發表任何成果;川普隨後即宣布自9月1日起,針對中國大陸進口的3000億產品課徵10%關稅,金融市場波瀾再起。8月初,人民幣在岸、離岸人民幣雙雙跳水「破7」關卡,結果引發美股大跌,全球股市亦難倖免。人民幣「破7」,川普認為中國大陸「重大違規」和「匯率操縱」,美財政部立即將中國大陸列為「貨幣操縱國」。人行對人民幣「破7」認為是市場因素使然,絕非刻意放水;連IMF也為其背書,公認人行無操縱匯率之疑。但有一項巧合的數據顯示,人民幣的高點是在去年4月8日,價位在6.2788;去年5月起美國先對500億美元中國大陸進口產品開徵25%懲罰性關稅,之後再對2,000億美元產品開徵10%關稅,人民幣於11月25日貶值6.9590水準,貶值幅度為10.88%,高低差略高10%,可完全抵消了美國關稅對中國大陸出口的衝擊。若以上所述為事實,則當川普將3,000億美元產品提高關稅至25%,則人民幣就必須貶15%,也就是到7.22左右水準。人民幣大貶,釀腥風血雨已有前例可尋。據悉,美中下一輪貿易談判將於9月初舉行,美方對陸貨加稅延至12月,美股聞訊大漲回應,但達成協議之路恐遙遙無期。貿易諾貝爾經濟獎得主克魯曼(Paul Krugman)指出,若美中雙方無法克制,則可能演變成全面貿易及貨幣戰,實不容小覷。

▲香港示威運動不僅無結束跡象,反而衝突擴大,愈演愈烈。(圖/路透)

反送中愈演愈烈 金融市場受害大

6月中爆發的香港「反送中」運動,倏忽間,也近2個月;不僅無結束跡象,反而示威衝突擴大,愈演愈烈。近日,香港機場二度癱瘓,影響更為鉅大。8月13日,香港恆生指數再度重挫,收盤25,281.3點,創1月以來新低,大跌2.1%。總計6月初抗爭活動至今,港股市值已蒸發近5,000億美元。尤有進者,外資紛紛撤出,香港投資失血;進出口、零售消費及旅遊數據更是江河日下。據統計,今年第1、第2季GDP年增率創下0.6%的近年新低;若第3季出現更明顯衰退,則全年GDP增速恐將出現負值,經濟前景暗淡。東方之珠香港是全球金融中心,其產生的骨牌效非同小可。

日韓爭端無軟化 產業受衝擊尤深

7月初,日本對南韓祭出重要科技原料出口管制,掀起日韓貿易戰。目前,雙方態度並無軟化;日本除了管制3項關鍵半導體原料出口南韓外,更進一步於8月2日將南韓從適用貿易優惠「白色名單」國家中剔除,並將嚴格管制絕大多數品項出口南韓。而南韓也不甘勢弱地展開報復行動,將日本由適用貿易優惠名單中移除。雙方你來我往,不僅兩敗俱傷,半導體產業首當其衝,相關供應鏈亦遭波及。

▲阿根廷現任總統馬克里 ,並未贏得初選。(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阿根廷總統初選 股匯崩跌陷危機

新興市場股匯市往往受熱錢影響最重,熱錢呼之即來,揮之即去;來如水漲船高,股匯皆紅;去如海水退潮,股匯皆綠。猶記得,去(2018)年8月中,土耳其貨幣里拉出現崩盤式重貶;影響所及,除歐盟與全球新興市場出現大幅貶值的蝴蝶效應外;亞洲大部分國家股匯市紛紛重挫、盤面上一片慘綠。日昨,位於南美的第三大經濟體,阿根廷總統初選結果出爐,現任總統馬克里(Mauricio Macri)慘敗,也連帶影響10月的大選。市場投資人憂心阿根廷債務違約、通膨及金融危機重現,紛紛拋售股票、債券和貨幣;致令阿根廷股市於8月12日狂瀉48%,是70年來第二大跌幅;披索則於盤中崩跌33%,創下歷史新低點價位。其後續變化及影響,亦值得留意。

▲日韓貿易戰升溫,南韓民眾上街發起抵制日本運動。(圖/路透社)

債市倒掛敲警鐘 經濟衰退漸明朗

市場關注的殖利率倒掛,意謂長債與短債的利差降至負值,曲線即形成「倒掛」現象。這現象常被視為現在增長將高於未來的跡象,更是經濟衰退的領先指標。今年3月22日,3個月期美債殖利率2.459%,10年期美債殖利率為2.437%;長短債利差由正轉負,形成所謂的「殖利率曲線倒掛(inverted)」,為2007年來首見;5月更是接連出現長短期美債殖利率倒掛情形至今;尤其是5月29日,3個月與10年期公債利差於盤中降至負12.3個基點,倒掛程度不僅超越3月創下的紀錄,更觸及全球金融海嘯時期的利差,一度引發經濟衰退的恐慌。不僅如此,2年期與10年期美債殖利率曲線也接近倒掛。近期又受Fed降息、美中貿易戰、日韓貿易戰惡化、香港「反送中」運動愈演愈烈及阿根廷總統初選政局動盪所致,投資人紛紛將資金轉入債市,導致長期殖利率跌至歷史低點,也讓殖利率倒掛益加顯著。

面對灰犀牛來勢洶洶,黑天鵝何時來襲難料,金融市場動盪難以避免。不少投資人憂心資產瞬間灰飛煙滅,化為烏有。殊不知,金融市場乃具此消彼長特性,資金永遠在不同的商品間游走;如資金撤出股匯市,就可能移往黃金市場避險,黃金則生龍活虎。因此,精明的投資人可觀察資金流向,彈性調整資產配置,或可賺取一波「災難財」;而懼怕風險的投資人或可保留現金,待時機明朗再出手。

熱門推薦》

►美中匯率戰山雨欲來 全球股匯上演大屠殺

►Fed逾十年首「鷹式降息」打預防針 透露什麼警訊?

►看更多【李沃牆】專欄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李沃牆專欄 李沃牆

現任淡江大學財務金融學系專任教授及兩岸金融中心副..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