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奎博/美中貿易談判 比誰靈活比誰氣長

▲有人說此次習近平棄甲投降,也有人說川普內政問題纏身所以同意提早收割成果。兩種說法都有其基礎,但亦須再多加觀察。(圖/路透社)

▲▼ 政大外交系教授黃奎博。●黃奎博/國立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副院長、外交系副教授。

從去(2018)年1月美國對太陽能電池模組以及洗衣機課徵高額進口救濟關稅開始,美國與中國大陸之間的經貿糾紛「此起彼不落」,一會兒是關稅戰,一會兒是美國片面高科技輸出設限,一會兒又是領導人峰會,雙方過招讓人眼花撩亂,終於在本(2019)年10月11日由美方率先宣布,雙方已達成「第一階段協議」。

據川普(Donald J. Trump)本人的說法,這個所謂的「第一階段協議」,是雙方從許多的政經摩擦轉換到「愛的盛宴」(love fest)所展現的結果,而且他似乎對目前的發展極為滿意。他甚至將目前的口頭協議與香港和平與非和平示威抗議的發展連結在一起,「認為這次兩方達成的第一階段協議,是對香港民眾很棒的協議,看看會有何效果」,而且他判斷「這是對香港非常積極、正面的事」。

這次美國與中國大陸第13輪的談判,分別由美國貿易代表萊特海澤(Robert E. Lighthizer)、財政部長梅努欽(Steven T. Mnuchin)與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代表雙方。除去川普浮誇的語彙,這次雙方確實達成了若干實質的口頭協議,就待領導人簽字畫押。

目前得知,陸方同意採購400到500億美元的美國農產品,開放金融服務市場(梅努欽稱此為「一個差不多完全的金融市場開放協議」),加強保護智慧財產權,在匯率政策上也與美方達成協議;美方則擱置原定10月15日將2500億美元大陸商品關稅從25%調漲至30%的措施,也可能不將中共當局列為蓄意操縱匯率方。

▲川普試圖以農產部門、製造業、高科技業的切身利益去換取一個他所滿意的經貿談判成績單,早已收到不少遊說的壓力。(圖/路透)

有人說此次習近平棄甲投降,也有人說川普內政問題纏身所以同意提早收割成果。兩種說法都有其基礎,但亦須再多加觀察。

例如對中共當局而言,川普祭出關稅戰和限制若干高科技進出口等措施,確實惡化了中國大陸的內部需求與投資指標。這時又遇到至少三個經濟民生上的大問題,所以習近平可能必須考慮讓步。

第一個問題是,對美國豬肉提高關稅原本是中共箝制川普政府的手段之一,因為那可以打擊川普在票倉(特別是中西部的部分農業州)所獲得的支持度,但現在的美豬卻變成了中國大陸在面對非洲豬瘟、豬肉價格飆升近50%時,一個必須倚賴的重要肉品來源。所以,自本年9月中旬起,中共當局免除了對美國豬肉與大豆所額外加徵的關稅。

第二個問題是,最近國際原油價格攀升,特別是當沙烏地阿拉伯的煉油設施被不明境外勢力攻擊之後,市場預期原油價格會居高不下。中國大陸必須避免油價問題成為內部經濟的重要影響源,所以必須要讓川普在關稅問題上緩一緩。

第三個問題是,受到美陸經貿戰的影響,確實有一些外商準備甚至已經撤出中國大陸,即使未來雙方在重組之後的供應鏈上仍相互依賴,對中國大陸「短空長多」,但中共當局仍可能希望以對美經貿協議的小讓步,換取更多等待轉機的空間與時間。

▲美豬已變成了中國大陸在面對非洲豬瘟、豬肉價格飆升近50%時,一個必須倚賴的重要肉品來源。(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對美國而言,不少人認為雖然萊特海澤、梅努欽等人在經貿議題上能夠向川普進言,但拍板定案的仍是川普本人。川普試圖以農產部門、製造業、高科技業的切身利益去換取一個他所滿意的經貿談判成績單,早已收到不少遊說的壓力。再加上川普「通俄門」爭議方歇,卻又出現了「電話門」(他似以美國軍援為條件,致電烏克蘭總統並希望後者協助調查民主黨政要家人在烏之可能犯罪行為),導致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以及顯著的民意似逐漸認為應彈劾川普。所以川普原本希望與中共當局達成的是一個涉及多方面的大型協議,現在則急於與中共當局率先達成部分協議,不僅對民眾展現領導力與外交能力,轉移內政焦點,還可藉此暫時穩定經濟與金融市場。

此外,中共當局提高對美農產採購額,乃是前者於美陸貿易戰正式開打之前便已提出的條件;川普念茲在茲的加強智慧財產權保護、避免美商公司被迫分享技術,在這一輪的談判仍只是起個頭而已;川普本來堅持的執行監督機制則不在雙方現行的口頭承諾之內。因此,前述認為川普談判底氣弱化了,所以急於與中共當局先達成部分協議再說的說法,也是很可能的事情。

談判,特別是兩強的談判,往往不太可能勝者全拿,而是要有取有捨(give and take)。從十幾次的美陸談判結果看來,美國和中共當局手腕堪稱靈活,都有所堅持,也並非對對方一籌莫展。如果分析者一廂情願的認為這次哪一方終於壓倒了哪一方,還言之過早。

熱門點閱》

►「烽火外交」再起?新形態兩岸外交戰

►委屈求全的「索羅門外交」?

►看更多【黃奎博】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黃奎博專欄 黃奎博

國立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副院長、外交系副教授。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