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看經濟】李沃牆/投資台灣青年的未來不能等

▲台灣面臨低薪、低成長、少子化、人口老化及高失業率、高房價的窘境,讓很多年輕人看不到希望。(圖/記者張一中攝)

 ●李沃牆/現任淡江大學財務金融學系專任教授及兩岸金融中心副主任,亦為富華創投及兆豐第一創投董事、品豐投顧榮譽顧問。  

青年是社會的中堅、國家的棟樑。的確,投資青年,就是投資台灣的未來。但是,時代的青年,不是面臨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的危急之秋;而是面臨低薪、低成長、少子化、人口老化及高失業率、高房價的窘境,讓很多年輕人看不到希望,最終選擇用腳投票。總統大選在即,藍綠雙方都在爭取年輕族群認同,無不卯足全力,搶攻青年票倉。現任總統蔡英文所需面對的是執政三年多來,對青年的政見承諾能否兌現?而藍營總統候選人韓國瑜則必須提出不同於綠營的牛肉出來。投資台灣青年的未來不能等;然而,政府該如何投資台灣青年的未來?

基本工資雖調升 但青年低薪未解

蔡政府上任以來,連續4年調漲基本工資,明年1月起將為23,800元,時薪為158元。基本工資的訂定標準,其實應是滿足「最低基本生活需要」;而調漲基本工資,雖可讓領最低薪資的族群賺到更多錢,但對國家整體的低薪情況並無實質幫助,因為造成低薪的因素不一而足。根據勞動部所公布的2018年度職類別薪資調查,大學畢業生平均起薪(名目薪資)為2萬8,849元(台幣,以下同),雖較前年小幅增加403元,但僅比18年前(2000年)的2萬8,016元多了833元。若考量物價上漲因素後的實質薪資,那又倒退18年了。即使是工作幾年的年輕人,平均薪資也普遍不高。行政院主計總處於2018年5月所公布的人力運用調查,發現月薪低於3萬元的受僱者仍有301.6萬人;幾乎是每3個勞工就有一個人薪水不到3萬元;其中,更有大部分是年輕勞工。

青年失業率偏高 前往海外工作增

另一方面,青年失業率一直是居高不下。由主計總處所公布的20至24歲青年失業率在2019年6月為12.2%,7月再攀高至12.7%,到了8月升至最高峰,高達13.05%(主因畢業季求職),9月雖下降,但仍達12.86%,已逾整體失業率(3.74%)的3倍;即使是25至29歲的青年在9月的失業率亦有6.87%;由於台灣長期低薪,加上青年謀職不易,許多年輕人因而選擇赴海外工作,尋求更優渥的薪水與工作發展前景。2017年赴海外工作者就高達73萬6千人,較2016年增加8千人或1.1%,占全部就業人口1,120萬的6.5%以上。其中,未滿30歲的年輕人竟有14萬7千人,占20%。大量年輕族群移往海外就業,若長期未歸,對國家經齊發展應是弊多於利。

房價幾乎年年漲 年輕人望屋興嘆

過去30年來,台灣房價幾乎是節節高漲,高不可攀;單是北市及新北市房價分別漲了11倍及8.5倍。截至今年第1季統計,全國平均房價所得比(平均房價除以平均年所得)為8.66倍;其中,台北市高達14.15倍、而新北市為12.03倍。雖微幅下降,但依然令一般上班族及年輕人「極度負擔不起」。除非有家人資助買房,或是房屋繼承;否則,對照本文前述的實質薪資凍薪18年,而房價被炒得恨天高,已讓大部分年輕人「望屋興嘆」,遑論生養小孩。選前在即,執政當局大撒錢,實施「協助單身及鼓勵婚育租金補貼試辦方案」,從今年9月起,無論是單身還是小家庭,只要符合條件的單身青年可以申請到每月2,600至4,000元的租屋補助。不可否認,此政策對部分年輕人不無小補,但卻非長期治標治本的良策。

專業知識技能及態度 提升競爭力不二法門

俗話說:「與其給他魚吃不如給他釣竿,還要教他釣魚與釣技」。詩云:「盛年不重來,一日難再晨。及時當勉勵,歲月不待人」。坦然言,專業知識(Knowledge)、技能(Skill)及態度(Attitude)才是年輕人提升職場競爭力及個人薪資的不二法門。就目前產業發展趨勢而言,跨領域人才較為吃香;專業知識除了本身專業外,還需第二專長、甚至第三專長。例如,財金系學生除了財金專業外,最好也要有不錯的外語能力及寫程式的能力;才能因應目前金融科技(FinTech)發展所需的人才。而技能是實務操作能力,大部分學校均有產學合作,企業實習計畫,學生應把握機會申請,降低學用落差。至於到國外大學交換,也是學生擴展國際視野的學習良機;目前每所大學都有簽約的姐妹校,並提供一定的交換生名額(但通常很有限);而學生仍需負擔機票、生活費及本校註冊費。出國交換半年至少也要10幾萬以上,若是一年恐需30至40萬,非一般清寒家庭所能負擔。

藍營總統候選人韓國瑜近期提出大學生和研究生,在求學過程中一定要有一年去國外當交換生,費用問題政府則會來想辦法解決,引發社會各界正反意見討論。筆者認為此政見的出發點不錯,特別是優秀的經濟弱勢學生,更要給予協助,助其圓夢;但這筆經費如何而來,才能源源不斷、源遠流長,仍有討論空間。

協助青年就業創業 也要提升薪資水準

青年失業率高於整體失業率,雖為國際間所共同面臨的課題,台灣難以置身度外。據悉,行政院已針對青年推動「投資青年就業方案」,預計4年投入近95億元,由勞動部統整8個部會資源從產業人力需求到青年職涯規劃、技能發展與就業服務等4個面向,橫向連結資源推動48項措施,依青年「在校」、「初次尋職」、「失業6個月以上」、「在職」及「非典型就業」不同階段就業需求提供差異化協助,投資加值青年未來,促進青年就業。但成效為何,仍有待檢驗。除了就業外,鼓勵青年創業,也要提供一定的資源;包括創業所需資金、創業空間及相關的輔導。不過,年輕人應思考自己是否真正想創業,還是因低薪而之故被迫創業,若是後者,成功較為不易。目前政府部會已有不少青年創業輔導機制,如經濟部中小企業處的「新創圓夢網」提供創業貸款,國發基金以補助、投資與融資等多元方式與協助措施,提供年輕人在創業的不同階段所需的資金來源。但畢竟創業者多,成功者少;如何提高成功率,端賴政府結合民間資源提供更多協助。設若解決了青年就業,改善低薪問題刻不容緩。

持平而論,要改善薪資水準,終究還是回歸產業升級轉型、技術及附加價值的提升,服務業擴展海外市場,經濟得以成長,才有可能製造高薪機會。產業結構的轉型成功,可將既有成本取向、低毛利產出的經濟結構,提升為創新取向,高利潤率的產業型態,青年普遍低薪的問題才可真正的解決。一旦就業率及薪資提升,並讓房價合理化;或許,少子化及人才出走問題也可獲得改善;青年看到希望,台灣的未來才有光明。

熱門推薦》

►台灣全球競爭力強 何來「芒果乾」?

►年輕選民會是2020大選的關鍵角色?

►看更多【李沃牆】專欄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李沃牆專欄 李沃牆

現任淡江大學財務金融學系專任教授及兩岸金融中心副..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