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立大學「野雞化」,是誰的責任?

▲筆者以私立科技大學學生的身分,認為大學野雞化的責任,不在教師也不在學生身上,而是私校高層。何以見得呢?(圖/記者林悅翻攝)

●作者/許家瑋

少子化肆虐,私立大專院校為證明其辦學品質,無一不積極爭取設立、增招碩博士學位的系所。在此同時,目前的碩士班生態,理工科系碩士班招生狀況優於人文社會學類、國立、前段私立大專院校優於後段大專院校,後段班大學在大學部、碩士班招生皆不理想的窘境下,出現了「善用」學位授予法所授予大學自主的權限,以招收許多以獲取學位來加薪的軍公教從業人員,以違反系所專業的學位論文來換取學位。

在前一陣子有媒體《獨/野雞大學化?私立科大機械所碩論研究夜市、命理》報導中提到,中州科技大學機械與自動化工程系碩士班畢業論文出現大量與系所專業不符的情事,前暨南大學校長李家同教授指出「不能只罰學校,學生素質差是關鍵」,然而,大學野雞化,到底是誰的責任?

筆者以私立科技大學學生的身分,認為大學野雞化的責任,不在教師也不在學生身上,而是私校高層。何以見得呢?筆者在此提出三個原因。

一、 打腫臉充胖子,盲目追求學生數

一個私立大專院校需要多少學生可以損益兩平?根據教育部提出的指標,三千人是一個關鍵。換言之,私立大專院校若在董事會不再持續捐資興學的前題下,學生數在四千到六千人之間,應可達成損益兩平並穩定更新設備、提升教學品質的辦學目標。

私立大專院校為追求學生數的最大化,從過去已經退場的永達技術學院、亞太創意技術學院等校,可發現一個現象,即是在盲目追求學生數最大化後,因校地、師資、設備均無法負荷擴張的學生數量而使其教學品質降低,陷入惡性循環,從全盛時期衰敗的關鍵,與學校降低入學門檻、浮濫增設系脫離不了關係。

二、 庸醫誤診,系所更迭只為短利

私立大專院校面臨招生壓力,理想的狀況下應該是努力的發展其系所特色,藉由特色來吸引學生入學,無奈的是,為了追求學生數的最大化、減低其招生壓力,許多私校選擇開設名稱吸睛的系所、分組,捨棄掉傳統系所,甚至放棄原有的特色系所,轉而發展短期內較易招生的系所,如此短視近利的抉擇,也難怪會逐漸步入衰敗的深淵。

三、 下修標準,自甘墮落

說到大學野雞化,私校高層決議下修入學與畢業標準,絕對是邁向野雞化的第一步。諸多私校為吸引學生就讀,對外打出「保證畢業」、「免試入學」、「高額獎金」等口號,對內則要求教師放寬分數標準,不及格學生達多少比例必須「寫報告」、「檢討」,並將教師的續聘、考績,有一部分的成績交由學生來決定,使得教學品質難以維繫,只好逐年降低標準,直到最後便是期中期末考願意來考試,就可以得到學分。

筆者認為,沒有人要求私校高層必須討好學生、追求學生數,更沒有人希望系所更迭的原因竟然是為了能夠吸引最大化的學生入學就讀,而忽視了私校辦學的宗旨與目的。作為基層的教師與入學學習的學生,我們從頭至尾都沒有獲得決定私校發展路線的決定權,只是拿著聘書盡可能的將知識教給學生、拿著入學通知進到校園進修,何錯之有?

熱門推薦》

►上班族,2020年適合跳槽嗎?

►霸凌或許不是日本學生自殺率飆高的主因?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授權,轉載自《新公民議會》。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