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光演習》亓樂義/台灣應該把拳頭伸到更遠的地方

我們想讓你知道…漢光36號演習最應該關注的是在7月15日執行的「濱海决勝」階段,因為它是目前台澎防衛作戰中唯一有機會在境外發動反制的階段,失去它,台灣將陷入完全被動挨打的局面。不過,目前國軍在「濱海决勝」階段的相關作為,還是相對保守。

▲漢光36號演習,聯合濱海決勝作戰操演。(圖/軍聞社)

●亓樂義/資深媒體人,軍事評論家

漢光36號演習7月17日成功落幕。

這次演習不同以往,它是在蔡英文總統今年5月連任後舉行的首次漢光演習,並且在中共船艦和戰機頻繁侵入台灣周邊海域的背景下展開,使得演習更具有針對性,在性質上從以往側重「防衛固守」,開始突出「重層嚇阻」的重要性與緊迫性。

這次演習有一些看點,但是它真正應該關注的,是在7月15日執行的「濱海决勝」階段。台灣三軍透過精準彈藥實彈演習,驗證在濱海地區的聯合火力效能和聯合作戰的訓練成效。

所謂「濱海决勝」,有些人可能從字面上理解,濱海就是目視範圍之內的沿海。設想在家門口決勝,既不合理又危險。其實,國軍設想的「濱海决勝」,不是指狹義沿海,而是指台灣海空兵力及岸置火力可以涵蓋的範圍,使得三軍的聯合火力集中點,可以從灘岸向外延伸到濱海,拉大台灣的防衛縱深,同時慎選决戰的海域,形成局部優勢,發揮統合戰力,以阻滯並殲滅向台灣進發的中共兩棲登陸船團。

「濱海决勝」是目前台灣整體防衛構想中的第二階段,第一階段是「戰力防護」,第三階段是「灘岸殲敵」。漢光演習是按照這三個階段的想定而展開。濱海决勝」之所以需要關注,是因為它是目前台澎防衛作戰中唯一有機會在境外發動反制的階段。失去它,台灣將陷入完全被動挨打的局面。

▲三軍聯合反登陸操演,IDF戰機飛彈炸射 海面目標。(圖/記者呂佳賢攝)

不過,目前國軍在「濱海决勝」階段的相關作為,還是相對保守,因爲它以打擊共軍航渡台灣海峽或其他周邊水域的兩棲登陸船團爲主要想定,而沒有對共軍在進犯台灣時對其進行遠距離的源頭打擊。

這就像一個人遭遇歹徒,等到歹徒揮刀而至的時候才開始反擊,有點晚了。最佳的反制時機,是在歹徒拔刀出鞘的那一刻,就把刀打落在地。台灣面對中國的侵犯,也是如此。台灣的海空兵力及岸置火力具有源頭打擊的實力,爲何要自我設限,讓共軍從容握有發起攻台的優勢呢?

這次漢光演習執行「濱海决勝」,是在台灣南部屏東縣東南角的九鵬基地訓練場周邊海(空)域實施。拳頭所至,多在眼底。試想,如果台灣三軍聯合精準火力能够向東延伸到100多公里,甚至在今後的漢光演習向東延伸到200公里或更遠的海空域。以此能力,面向台灣海峽,將會使共軍在海峽當面的攻台準備被迫做出調整,或以更高代價和風險來做攻台準備。

▲三軍聯合火力打擊實彈射擊,海軍沱江軍艦射擊雄風三型反艦飛彈。(圖/國防部提供)

據報載,目前國軍各式飛彈的增程型準備量產,如海軍現役雄二反艦飛彈將從120公里提升為250公里。另外,射程超過300公里的雄三增程型超音速反艦飛彈也要量産,射程涵蓋台灣海峽。除此,陸軍雷霆2000多管火箭系統射程也準備延伸到100和300公里,足以投射到海峽當面。

在空軍方面,IDF戰機搭載的遙攻萬箭彈,以及F-16V戰機搭載的遠距遙攻精準彈藥(JSOW),可以有效反制中國大陸沿海300公里內的一線軍用基地和防空雷達。

▲海軍機動飛彈車射擊雄風二型反艦飛彈。(圖/國防部提供)

拳頭打的更遠的,還包括雄二E地對地巡弋飛彈,將由600公里提升爲1,000多公里。雲峰中程飛彈今年4月試射成功,射程可望達到1,500公里。基隆距青島1,300公里、高雄距三亞1,200公里,均在雲峰飛彈的投射範圍之內,由此向中國大陸內地劃出一道扇形打擊面積,長三角和珠三角亦囊括在內。

有以上能力,才稱得上是積極的「重層嚇阻」。當共軍知道台灣有此能力和反制决心後,才有可能重估對台動武的念頭;使强敵不敢輕取妄動,是台灣發展「不對稱戰力」的最高原則,也是台灣整體防衛中最應該補強的戰力。

熱門推薦》

►漢光演習》王臻明/任務尚未結束 漢光演習只是聯兵營新編裝檢討的開始

►漢光演習》黃竣民/平時是「雞肋」戰時成「砲灰」的後備部隊?

►漢光演習》宋兆文/英勇國軍捍家邦 鐵雨火流殲敵犯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防疫新生活!國內旅遊票券特價開賣!

亓樂義專欄

亓樂義專欄 亓樂義

資深媒體人,曾於中國大陸駐點採訪22年。著有《捍衛行動─1996台海飛彈危機風雲錄》,《三戰風雲─新形勢下的台海危機》,與林中斌合著《撥雲見日─破解台美中三方困局》。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