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T專法》葉慶元/專法防堵愛奇藝違憲!台灣連陸劇平台都怕?

我們想讓你知道…NCC強推違憲OTT專法,將在台灣言論自由的發展史上,留下難堪的笑柄。

(編按:以下轉載作者7月20日發表於《奔騰思潮》投書,9月3日經濟部公告「在台灣地區從事商業行為禁止事項項目表」(俗稱愛奇藝條款)即日生效,將代理或經銷中國OTT及相關商業服務納入禁止範圍。愛奇藝代理商歐銻銻娛樂遂宣布,即日起停止愛奇藝會員經銷業務及品牌代理服務) 

● 葉慶元/中華民國憲法學會副秘書長

在經過近一年的醞釀後,NCC終於推出了「網際網路視聽服務管理法」草案,計畫透過「自動登記」、「規模申報」、「處罰台灣電信業者」等手段,來防堵對岸的愛奇藝等影音平台。

姑且先不論NCC這些管制手段最終能否達到效果(筆者非常悲觀),筆者好奇的是,禁止對岸影音平台的正當性究竟何在?

主張管制愛奇藝等對岸影音的人(如立法委員范雲)主張,愛奇藝等影音平台上充斥著「中國文化」的影音產品,尤其愛奇藝「在台超過600萬人下載」,有縱容「紅色滲透」的疑慮。蘇貞昌院長更是加碼表示,「不會讓中國達併吞台灣的目的」。

依照范雲委員以及蘇院長的邏輯,台灣人民只要透過愛奇藝等網路影音平台追陸劇,就會遭到對岸滲透、洗腦,進而導致台灣遭到對岸併吞?原來在蘇院長及范委員的心中,台灣人民這麼沒有判斷力?必須要由政府立法來避免人民遭到對岸影音平台的洗腦、滲透?

須知,我國憲法第11條明文保障言論自由,其保障目的之一,即在於「滿足人民知的權利」,此經大法官於釋字第678號、644號及509號等解釋理由書中屢屢予以闡明。

在媒體匯流的趨勢下,人民透過網際網路取得全球傳統以及新興媒體的影音產品,以獲取新知、交流資訊,已經是勢不可擋的潮流,NCC身為媒體匯流的主管機關,卻於此時立法管制跨境影音平台,非僅是螳臂擋車,更是時空錯亂!

難道NCC還以為自己是500多年前英國皇權專制時期的「星座法院(Court of Star Chamber)」,擁有事前審查、管制出版、限制人民資訊來源的權力?

在自由民主法治國家,人民擁有思想及言論的自由,如果連台灣人民連透過網路取得資訊的自由都可以由NCC任意予以剝奪,那思想及言論之自由也就淪為空言。在自由民主的國度,應當允許不同的意見(包括真理以及謬論)自由流通、辯論,並由人民自行判斷是非,不該是由國家控制資訊的來源,否則我國還有什麼立場嘲笑對岸建構「網路長城」是專制、獨裁?

簡單地說,對岸的影音出版品中,當然不乏具有統戰或洗腦目的的影片,但是此等影片在台灣本來就沒有市場可言,就算在愛奇藝等影音平台上可以觀賞,也難以想像會受到台灣民眾的青睞。

進而言之,即使少數的台灣民眾真的觀覽了這樣的影片,難道就會因此被洗腦,而相信抗日神劇中,共產黨員披著棉被就可刀槍不入?難道就會相信毛澤東英明神武?難道就會崇信中共偉大、光榮、正確?

如果民進黨政府憂慮的,是愛奇藝此等影音平台上,可以觀覽未經我國許可的對岸影音出版品;則合理的管制手段應該是鼓勵愛奇藝在我國登記、註冊,並進而要求愛奇藝將未經我國政府許可之影音出版品予以下架,而不是全面禁絕對岸之網路影音平台。

然而,目前NCC推出的管制手段,卻是要求我國電信業者、CDN或雲端服務商配合攔阻相關資訊,不得提供相關服務予「非法業者」,否則最重處以500萬元罰金。這樣的管制手段,不但是弄錯了病徵,也開錯了藥。不但沒管到對岸的影音平台,只是苦了國內的相關業者,註定是徒勞無功。

NCC這次推出的OTT專法草案,不但限制人民知的權利,而且管制手段也明顯地逾越了必要的限度,明顯具有違憲疑慮。筆者呼籲NCC不要為了仰體上意,強推違憲的OTT專法,否則將會在台灣言論自由的發展史上,留下難堪的笑柄。

► Her和她 女孩想要的都在這

熱門點閱》

► 淘寶認定陸資》林忠正/「淘寶台灣」政經脈絡 凸顯阿里巴巴全球化的困境

► 賴祥蔚/川普為何抵制抖音、微信?當手機開放「位置」「麥克風」權限 衍生國安問題

► 開放美豬美牛》蘇蘅/蔡總統,說好的溝通呢?

► 開放美豬美牛》美國前生技總裁警告 成輸入新冠病毒破口?

● 本文獲授權,轉載自《奔騰思潮》,文章原標題為〈【葉慶元觀點】專法防堵愛奇藝 臺灣連陸劇平臺都怕?,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奔騰思潮專欄

奔騰思潮專欄 奔騰思潮

《奔騰天下》以奔騰思潮對公共事務的關心為基石,期待在百家爭鳴的網路世代中觸及更多年齡層、價值觀甚至不同世代的閱聽人,提供理性對話且能容納紛呈意見的交流平台。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