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育平/拜登也是「MAGA」信徒?美國再返孤立主義 全球局勢大變局!

我們想讓你知道…因此在美國疫情沒有改善恢復以前,預計美國將在外交上持續孤立主義政策,不想過多對外干預,不管盟邦還是敵國,只要不過份搗蛋,美國應該會暫時置之不理。

● 蘇育平/外交部一等秘書

美國至上主義 再陷孤立主義

從拜登於2021年1月20日上台迄今,幾乎扭轉無數川普施政作為方向,他們真的是天平的兩端嗎?筆者的分析是其實他們的方向與精神是一致的,就是「美國自己先顧好自己的國內事務,管他外面世界烽火連天」,只是川普表現在外,拜登內斂不張揚,差別在態度而已。

拜登,美國疫情,孤立主義,盟邦,敵國,伊朗,布林肯,普丁,阿富汗,民主黨,納唐亞胡

▲作者認為,拜登在外交政策上的「方向」與「精神」跟川普一致。(圖/路透)

但是這個是一個世界獨霸美國應該表現的態度嗎?從中我們看到20世紀初期美國崛起前實行「孤立主義」的影子。

這對世界局勢將是負面的,代表所有牛鬼蛇神都將進來攪局,不怕受到國際警察制裁,一旦國際社會重回叢林狀態,對於台灣這樣的小國將是危險的。

敵友倒置 立場難分

證明美國想走回孤立的證據,就是美國竟對中東區域傳統美國敵人「伊朗、敘利亞、塔里班」等不顯敵意,反而已將葉門胡塞政權排除出支持恐怖主義國家名單,也願意與伊朗共同回到2015年核武協議道路,也願意自阿富汗撤軍。

友好得彷彿這些國家才是美國的盟友。

拜登,美國疫情,孤立主義,盟邦,敵國,伊朗,布林肯,普丁,阿富汗,民主黨,納唐亞胡

▲記者卡舒吉(左)、與涉嫌殺害卡舒吉的沙烏地阿拉伯王儲穆罕默德.沙爾曼(右)。(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但是對於美國傳統友邦如沙烏地阿拉伯、以色列、約旦、埃及卻未顯示特別親密與友好,有時反而更為嚴厲,比如企圖追究沙烏地王儲涉及謀殺記者卡舒吉案及制止沙烏地繼續攻擊葉門胡塞政權,或對以色列將受國際刑事法庭(ICC)追訴戰爭罪行案閉口不語,或大幅度對巴勒斯坦恢復友好關係與給予財政援助等等,這樣對待盟邦的態度簡直是史無前例,令人瞠目結舌。美國未來想走怎樣的道路,現在看來連美國自己也根本搞不清楚。

對伊朗友善 交往卻「卡卡」

拜登政府有意與伊朗一同回到2015年六方促成的伊朗核協議的軌道上,也就是「伊朗交出核武設施給國際社會監管,並保證不發展核彈用濃縮物質,美國則取消所有對伊朗之經濟制裁禁運措施,使伊朗可以出售原油、進口糧食、醫藥等民生必需品。」來自美國此般的善意是1979年伊朗宗教革命以後幾乎沒有出現過的。

只可惜從上台迄今,美國與伊朗居然卡在誰先讓步的面子問題上,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盼伊朗先回到遵守核協議的路上,美國確定伊朗遵守協議後願意立刻解除制裁。

拜登,美國疫情,孤立主義,盟邦,敵國,伊朗,布林肯,普丁,阿富汗,民主黨,納唐亞胡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 希望伊朗先回到遵守核協議的路上,美國再解除對於伊朗的制裁。(圖/路透社)

但伊朗外長札里夫反駁指美國川普政府在2018年單方面撕破協定,並無理地對伊朗開始實施嚴厲的制裁禁運,今天要回復原狀,理應由美國率先修正自己的作為,回到2015年伊朗核協議的道路,那麼「伊朗保證一定立刻交出所有核武設施與提煉物質供各方及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監管。」

雙方吵了2個月仍無解,連俄羅斯總統普丁、歐盟各國領袖都表示願意出面調停雙方「同時間」回到核協議上,這樣誰也不失面子,但是鬧劇還是持續中。

拜登,美國疫情,孤立主義,盟邦,敵國,伊朗,布林肯,普丁,阿富汗,民主黨,納唐亞胡

▲伊朗最高領袖哈米尼(Ali Khamenei)。(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可惜本案中最亮眼的一點反無人重視,就是「伊朗是願意交出核武設施與物資以換取解除制裁的。

然而據筆者觀察,美伊會陷入此僵局,恐非拜登的原意,而是國務院官僚還沒有脫離川普時代強硬對待伊朗政策的態度,及受到以色列「再怎樣也不相信伊朗會放棄開發核武」的強硬思維所制約,不敢大刀破斧執行拜登所定下的和解政策目標。

現在美國基於驕傲不願走出第一步,未來要是逼得伊朗走上對抗的岐路,或是被以色列搶先對伊朗下手攻擊而引發伊朗反擊,或是眼見著中國已經在3月27日與伊朗簽署25年合作夥伴協定,都影響美國全盤中東戰略,得不償失。

將胡塞政權移除出支持恐怖主義國家名單

再說到葉門胡塞政權、黎巴嫩真主黨武裝、敘利亞阿塞德政權等受到伊朗支持的地區武裝團體或政府,在拜登上台之後並未受到太多壓力或來自美國的強烈敵對,只是胡塞政權似乎傻傻未領會到美國釋放出的善意,還繼續攻擊沙烏地,造成區域持續動盪。

拜登,美國疫情,孤立主義,盟邦,敵國,伊朗,布林肯,普丁,阿富汗,民主黨,納唐亞胡

▲中國和伊朗已於3月27日正式簽署一項為期25年的協定 。(圖/翻攝 中國外交部官網)

其實葉門胡塞政權最應該做的事是停止攻擊、宣布正式建國並取得美國與國際社會的外交承認,甚至可以切斷與伊朗的臍帶關系,比如伊拉克的什葉派政府就未受伊朗指揮,自行走出和平克制的外交道路,如此方為立國正途。

美國難從阿富汗撤軍

此外提到阿富汗,這是一個美國海外軍事干預的無底洞,美國從2001年911事件後就開始出兵阿富汗,迄今都無法剿滅塔利班神學士武裝,這是整整20年了,現在在阿富汗的美國大兵恐怕911發生當時才剛出生,現在還在打這個不可能打完的戰爭。

美國人為什麼都不看歷史呢?阿富汗這個列強的墳場豈是那麼容易征服的?

從亞歷山大大帝到近代的大英帝國與蘇聯,無數大帝國在阿富汗的山區高原斷槍折戟,硬是沒能夠征服堅忍不拔的阿富汗人。

拜登,美國疫情,孤立主義,盟邦,敵國,伊朗,布林肯,普丁,阿富汗,民主黨,納唐亞胡

▲蓋達組織(al-Qaeda)前首領賓拉登(Osama bin Laden)。(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美國在阿富汗這個資源、市場、商業利益等一概俱無的貧瘠之地無任何國家利益可言,僅剩爭一口氣而已,連911元兇「蓋達組織」與賓拉登都已經是過往雲煙,塔利班也不過就是曾經包庇過賓拉登幾天,卻被美國出兵對付20年,難道此間有任何深仇大恨或美國的戰略利益嗎?其實根本沒有。

對於川普這樣計較精明的人,自然明快地決定在今年5月1日美國全面撤軍阿富汗。

拜登政府現在又猶豫不決了,畢竟「打倒川普所做的一切」是民主黨上台後的當政原則,那撤軍阿富汗這一項要不要翻盤?

筆者認為,川普這項決策是完全正確的,阿富汗就是一個雞肋無底坑,美國投入再多也不可能將他改造成金磚X國,有個台階下趕快撤軍離開方為正道,否則蘇聯那麼強大都沒能讓阿富汗俯首稱臣,美國歐盟國家這一點點兵力能有什麼用途?駐軍阿富汗又能夠當成圍堵誰或攻擊誰的前進基地嗎?

美以關係若即若離

另外拜登對於以色列態度十分微妙,歷來美、以領袖都是如膠似漆、關係緊密,但是拜登上台後把納唐亞胡晾在一邊一個多月,以色列政界高層與媒體為了猜拜登何時會來電,腦細胞都死了不少,一個多月後才勉勉強強地打電話給以色列總理納唐亞胡(Benjamin Netanyahu)。

拜登,美國疫情,孤立主義,盟邦,敵國,伊朗,布林肯,普丁,阿富汗,民主黨,納唐亞胡

▲以色列總理納唐亞胡 。(圖/路透)

對於以巴和平方案,拜登領導下的美國國務院已經回到1967年為邊界的兩國方案(Two State Solution),巴勒斯坦以「東耶路撒冷(為首都)、約旦河西岸、迦薩」三地建國,與以色列和平共存,如果猶太屯墾區或若干重要土地以國無法讓出,就以同等面積之以色列土地還給巴勒斯坦作為交換,這就是「土地交換和平(Land for Peace)」的精髓,也是美國堅持數十年來的以巴和談基本原則、精神與路線圖。

如果以色列能做到以上這些要求,依照沙烏地阿拉伯在2003年提出的阿拉伯倡議(Arab Initiative),所有阿拉伯國家都將同時與以色列建交關係正常化。永久和平的最終解決方案是存在的,只是看看各方政府與人民願不願接受而已。

川普孤狼行徑非老大所應為

川普時代可是完全倒向以色列,美國斷絕對巴勒斯坦每年數億美元的經濟援助、關閉原先與巴勒斯坦方打交道的美國駐耶路撒冷總領事館、關閉巴勒斯坦解放組織駐華府的外交代表團,強迫巴勒斯坦接受美國和以色列擬出的和平方案。

甚至為了引誘讓阿拉伯各國與以色列關係正常化,甚至還慷他人之慨地承認摩洛哥對西撒哈拉的主權、毫無理由地將蘇丹從支持恐怖主義國家名單中刪除,等等作為都顯示了川普可以毫無底線地做出任何不符國際法,甚至不符美國基本立國原則與道德的事情,即使損害他國的利益與主權也在所不惜。

拜登,美國疫情,孤立主義,盟邦,敵國,伊朗,布林肯,普丁,阿富汗,民主黨,納唐亞胡

▲美國前總統川普大力挺以色列,卻對國際建制造成傷害。(圖/路透)

這就是孤狼行徑,也證明從川普時代開始美國就不想再當國際社會的老大,因為所要付出的代價大過可以獲得的利益。

如果你想當老大,一定要為小弟們與自己立下規矩,只有孤狼才會為所欲為,不顧任何規矩。

撥亂反正 再返和談正軌

拜登顯然將逐一扭轉這些情形回歸正軌,這是好事,因為從來沒有聽說過強加於人身上的和平方案會能永遠持續的,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簽署的和平協定很快帶起法西斯崛起與第二次世界大戰就是顯例。

任何有效的以巴和平方案一定是以巴雙方都要能夠接受的(或者雖不滿意但尚能接受)。

其他各方衝突的解決也是比照此原則。

其實在美國開發出頁岩油、氣之後,以及世界替代能源科技進步,中東油氣供應已經不是攸關美國國家重大利益的課題了。因此美國已經沒有強大動機與利益去干預中東區域,加上美國本身疫情嚴重慘烈彷彿第三世界國家一般,先顧好自己是美國總統合理的選擇。

拜登,美國疫情,孤立主義,盟邦,敵國,伊朗,布林肯,普丁,阿富汗,民主黨,納唐亞胡

▲在美國疫情沒改善之前,美國在外交政策多維持孤立主義。(圖/路透)

因此在美國疫情沒有改善恢復以前,預計美國將在外交上持續孤立主義政策,不想過多對外干預,不管盟邦還是敵國,只要不過份搗蛋,美國應該會暫時置之不理。

但美國倘不小心應對國際情勢,等到國內疫情結束之後,拜登也可能發現世界上已經一團亂,所有極端主義與種族主義已經再度猖獗囂張,到時候要再撥亂反正恐怕要花更多精力。

熱門點閱》

► 張博智/「白刃」衝鋒奉陪到底?國軍精實精進訓練才是正道

► 吳崑玉/從刺槍術爭議 看新任國防部長邱國正的麻煩

► 李沃牆/老虎系對沖基金事件延燒 會成為小型版LTCM事件翻版?

► 亓樂義/中共6年內犯台?歷史往往有驚人相似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蘇育平專欄

蘇育平專欄 蘇育平

2000年台大政治系國際關係組畢業,服憲兵預官役後即進入外交部服務,外交部駐外人員,曾外派蒙古、以色列等艱困戰亂地區十餘年,對中東與中亞地區十分熟悉,開設Podcast頻道「外交官講中東與中亞歷史故事」。

分享給朋友: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