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蝶戀花】單厚之/從華航罷工看疲勞駕駛常態,你身為乘客不該擔心嗎?

▲▼華航機師罷工,松山機場旅客報到情形。(圖/記者林敬旻攝)

▲華航機師罷工。圖為松山機場。(圖/記者林敬旻攝)

●單厚之/資深媒體人,曾任職中時、聯合、蘋果、壹周刊、三立新聞網、明日報、TVBS周刊...等多家媒體。

華航機師罷工進入第5天,機師工會常務理事陳蓓蓓面對媒體時哽咽表示,工會已經一退再退,到了很多會員難以接受的程度,但華航卻沒有任何誠意協商,至今沒有提出任何方案。

工會理事滿腹委屈,但媒體網路直播下面的留言,多數民眾還是對機師不諒解,認為機師貪婪、大可以不要幹;如果按照機師的要求,會搞倒華航、乾脆把華航解散算了。

2016年6月的華航空服員大罷工,蔡總統出訪的專機,是當天華航唯一起飛的飛機;這次機師大罷工,總影響人數則是1.2萬。真要論對旅客的衝擊,這次影響的人數未必比2年前大多少。

▲蔡英文2016年時的「英翔專案」就碰上華航空服員罷工。(資料照/記者陶本和攝)

很多人不滿機師突然罷工,犧牲旅客權益,甚至有人說是「劫機勒贖」。但其實機師工會2月1日決議重啟罷工,也都已經昭告社會大眾。但華航信誓旦旦的掛保證,「已經掌握情勢」,如果真的罷工,華航仍會完成跟顧客之間的承諾,「會負責把旅客送到目的地和送回」。旅客相信華航的保證,不能把這筆帳都算在機師頭上。

之後也有媒體懷疑,華航在工會決重啟罷工之後,仍然不斷惡言相向,根本就是早有準備,刻意逼機師工會罷工,要一舉重挫機師工會。

這次機師罷工,華航不斷的將風向導向機師「就是要錢」;機師工會則反駁,所有訴求只有一項跟錢有關,工會要爭取的是飛安。比較這次機師罷工與空服員罷工的內容,空姐罷工的7大訴求,有5項跟錢有關。

機師要的錢沒有比較多、對旅客的衝擊也沒有比較大,但社會、輿論看待兩次罷工的角度,竟然如此不同?只能說是「人帥真好,人醜性騷擾」。看如果機師工會理事長不是女機長,這一仗肯定輸得更慘。

▲桃園市機師職業工會理事長李信燕。(資料照/記者屠惠剛攝)

交通部及華航指控機師工會,當華航釋出善意之後,機師工會又提出新的訴求,要求多航段航班飛行7小時以上要派3人的訴求。但其實工會從原本主張「飛行值勤時間」(Flight Duty Period:FDP),退讓到「飛行時間」(Flight Time:FT)之後,談判基礎本來就已經改變。

▲FT與FDP差在哪?(圖/機師工會提供)

明天正好是蝶戀花遊覽車事故兩周年,還記得當初討論遊覽車司機過勞時,交通部官員曾經說過,「手握在方向盤上」才算工時,引發社會譁然。所謂的FT,就是機師「手握在方向盤上」的時間,上機前的整備、中轉時等待、落地後的整理報告,全部都不算在內。

▲2017年的蝶戀花旅行社遊覽車翻車事件造成33死。(資料照/記者柳名耕攝)

以工會一再提到的桃園—曼谷航線為例,來回航程的飛行時間是7小時25分,但機師卻是早上5點半就到桃園機場報到,7點飛到曼谷之後等旅客下機、上機,11點50返航,下午3點25分到桃園,3點55分報離,FDP是10小時25分,距離機師起床出門,則是12小時以上了。

身為乘客的你...該不該擔心

這樣的工時,身為乘客你會不會有點擔心?這樣的情況,要求多加一個機師,算不算貪婪、搞垮公司,大家心中自有一把尺。

航空公司內部的勤務狀況其實很複雜,為了規避勞基法工時上限、節省成本,華航甚至要求空服員在空中的某一段時間算休息;很多勤務的安排即便看似合法,也不合情理,更非常人所能承受。機師工會與華航之間的爭執,其實是一個又一個的實例、個案,絕對不是可以用乘法去計算的通案。用長程飛行的標準看短程,把規範的極限值當成常態,這樣的比較其實沒有太大的意義。

直播目的:醜化機師

交通部和華航今天揚言未來談判要全程直播,看似公開透明,其實是毫無協調的誠意。所有的東西都攤在陽光下,就註定不會有任何結論。「言多必失」是網路不變的真理,意見多、有訴求的一方,在網路直播下,很容易顯得面目猙獰。直播的目的,不過是醜化機師而已。

機師跟華航之間無論誰勝誰負,錢都不會進到你我的口袋。但華航的飛安好不好,卻關係你我的生命。如果你真的看不慣機師的罷工,下次就不要搭華航,這就是對華航資方、機師最好的懲罰。

熱門文章》
►買機票的消費者該怪誰?

►看更多【單厚之】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單厚之專欄 單厚之

資深媒體人,曾任職中時、聯合、蘋果、壹周刊、三立..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