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韋地/慕尤丁任馬來西亞首相 是危機也是轉機?

▲馬來西亞新任總理慕尤丁(Muhyiddin Yassin),於3月1日宣誓就職大馬第8任首相。(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 林韋地/文青醫師、馬華作家

我其實不覺得慕尤丁出任首相,是個很令人意外或很糟的結果。可以比這個結果更好的也就只有安華拜相,但安華就是得不到過半議員的支持。希盟即使靠老馬勉強保住政權,很快也還是會面臨相同的局面。

土團巫統伊黨將面臨意識形態分歧

慕尤丁2018年大選時是希盟的一員,當時希粉都說他好棒棒,希盟文人也忙著寫文章吹捧他和柔佛皇室的關係,如何可以幫希盟贏得柔佛州政權。

再早一些,他因為1MDB案挑戰納吉而被踢出巫統時,很多人給他好評說他有原則。他對抗胰臟癌的故事,也給了他一些正面的形象。我覺得我們看人要持平一些,就和看老馬一樣,不能因為他選擇和你不同邊時你就說他十惡不赦,和你同邊時就說他是救國英雄。

因為慕尤丁的健康因素,他也只會是過渡首相,土團巫統伊黨很快就會面臨意識形態分歧,和下一屆大選席次如何分配的問題,內部的權鬥現在才剛剛開始。但慕尤丁擔任過副首相和內政部長,熟悉政務,做好過渡首相的職務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慕尤丁是由有最高元首背書的,而且土團巫統伊黨加上東馬聯盟確實超過國會半數,這符合國家的憲政體制,和內閣制的設計。

▲林韋地認為,希望聯盟情勢較2013年還好,2022至2023年有機會政黨輪替。(圖/路透社)

我希望希盟可以接受這個結果,正式和老馬告別,將精力用在意識形態鬥爭和準備下一屆的大選上(距離現在也不過兩年多的時間)。

即使告別了土團和敏系,希盟現在還是有九十多席和檳城雪州森州的政權,情勢比2013年還好,2022年或2023年還是有很多機會實現政黨輪替,只要可以掌握四成馬來票。

如果現在閃電大選,馬來右翼會瘋狂衝出來投票,而希盟催不動中間選民和非土著的票,到時會慘敗,席次很有可能再少三分之一,而下次再投就要再等五年。

大馬需要議會路線 非街頭路線

我也希望公民社會(如Bersih)可以接受這個結果,不要上街頭抗議,因為馬來西亞的種族關係已經非常脆弱,而全球疫情大起、經濟崩盤,不應再消耗國力民力。而且威權體制已經鬆動,人民已經知道政府隨時可換,現在需要更多的議會路線,而不是街頭路線。

而且我覺得Bersih​應該要搞清楚自己的定位,到底是公民社會,還是希盟的附庸?有些成員明明就是希盟文人,2018年時寫紅衣巫統好棒棒,現在紅衣巫統當首相自己又要上街抗議,亳無公信力和文責觀念。公民社會應該明確地和任何政黨保持距離,不應該成為當議員升官發財的踏腳石。

▲林韋地認為,馬來西亞的威權體制已鬆動,大馬現在需要的是議會路線,而非街頭路線。(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慕尤丁任相 對大馬華人未必是壞事

我覺得站在馬來西亞華人的立場,慕尤丁任相不一定是壞事。如同希盟在過去兩年努力討好馬來右翼,現在輪到華人站在馬來右翼的位置,如果土團巫統伊黨要在三年後保住政權,那就一定要在政策上討好華人,如同當年的納吉。

否則馬華公會和國大黨會繼續被行動黨踐踏,沒有非土著的票,要穩住政權有一定困難。馬華公會的素質在過去兩年亳無長進,繼續論述無力,反而還學會了行動黨的民粹壞風,前景十分慘淡。

大馬華人需注意社會觀感

我覺得華人是時候放下政治權鬥,好好反省自己,有太多問題需要解決了,種族主義、大中華主義、過度右傾、父權、文化和教育崩壞等問題,這些都影響到族群關係。

我們曾經是馬來人尊敬的民族,認為我們勤奮努力有智識,但今天馬來人對華人的觀感非常差,就是自私貪財、不誠實、充滿歧視、kurang ajar(中譯:沒有教養)。

我覺得我們要誠實面對自己,只有當我們重拾值得友族尊敬的品格,我們才會有良好的族群關係,我們馬來西亞才會走向文化多元主義。

以上,我尊重最高元首的決定,我恭喜慕尤丁拜相,和尊重大多數馬來人和東馬的民意。

但我們對這個國家有不同的想像,我們也不會輕言放棄。

熱門點閱》

►  美國醫院爆5死 台籍營養師爆:同事勸我不要戴口罩

►  力挺台灣外交!美國眾院《台北法案》的前世今生

►  苦苓/蘇院長快看!振興券有「三個錯誤」不能犯

►  黃奎博/川普為何幫民主黨桑德斯拉票?

►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林韋地」臉書。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點此投稿,或寄editor88@ettoday.net,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