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奎博/川普為何幫民主黨桑德斯拉票?

▲美國民主黨總統初選參選人桑德斯(左)與拜登(右)。(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 政大外交系教授黃奎博。● 黃奎博/國立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副院長、外交系副教授

經過所謂「超級星期二」的14州黨內初選後,美國民主黨總統大選候選人的競爭逐漸明朗化,看來很可能是「拜桑之爭」,亦即歐巴馬(Barack Obama)時代的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以及以民主社會主義者自居、原本並非民主黨員的佛蒙特州聯邦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

「超級星期二」決定了民主黨大約1/3的黨代表票數去向。暫時小幅領先的拜登今年77歲,桑德斯則是78歲,即可能跟代表共和黨繼續角逐大位的73歲川普(Donald Trump),相較之下年輕一些。

民主黨在一些黨代表票數多的州還沒有進行初選,例如佛羅里達州、紐約州、賓夕法尼亞州、伊利諾州、俄亥俄州等,恐怕要到4月底,「拜桑之爭」的情勢才會更清晰

川普執政3年 激化美國「左右之爭」

有人用二分法看待拜登和桑德斯的政策路線,簡單分為「傳統」對上「反叛」、「中間路線」對上「進步價值」(或激進路線)。這是因為拜登的整體路線確實比桑德斯偏向中間,也更代表傳統民主黨的多數價值。

而桑德斯心向大政府和照顧中低收入階層的收入再分配,包括在美國尚未出現過的由政府主導的全民健保、高等教育免學費等等,遑論其一手創立的政治團體「我們的革命」(Our Revolution)迄今仍在推動支持所謂的「進步價值」候選人。

▲美國民主黨總統初選參選人桑德斯,政治光譜比拜登更左。(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在美國整體經濟持續小幅進步之下,貧富不均已經是不得不正視的重大社會問題。此次桑德斯在民主黨內總統初選捲土重來,讓人見識到美國左派力量在2010年代起,逐漸掌握一定市場,在民主黨內的勢力不容小覷。

而偏向保守主義、主張減少稅收和社福開銷、降低對大財團的金融管制、反對墮胎和不支持LGBT等政策的右派川普當政3年多來,讓美國的「左右之爭」更形明顯,大幅擠壓兩黨屬中間溫和派的政治人物的空間。

因此,相對於桑德斯和川普的左、右派政治人物,屬於中間溫和派的拜登在「超級星期二」重新站穩領先地位後,是否就一帆風順,確實難說。

桑拜二人的勝選障礙

拜登和桑德斯都有繞不開的勝選障礙。

拜登主要是因為兒子被烏克蘭能源公司聘任,以及其他政界對他兒子的傳聞所困擾,還有拜登與所謂華府「傳統建制派」(亦即兩黨的政治既得利益集團)排盤根錯節的關係。

桑德斯則是因為提出的政見可能過於理想,將導致美國陷入財政困境,也造成他在爭取中間選民和非年輕選民支持上的困境。

▲歐巴馬的副手、美國前任副總統拜登(Joe Biden)較受中間選民青睞。(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川普操弄「桑拜之爭」以分化民主黨?

至於哪一位出線會讓川普比較感到威脅呢?答案眾說紛紜。

隔岸觀火的川普不甘寂寞,在推特(Twitter)寫下很多支持桑德斯的留言,例如「他們在策畫一場對伯尼的政變!」(此處的「伯尼」是桑德斯的名。)「看來伯尼在內華達州幹得好!…拜登和其他人看來弱弱的…恭喜伯尼,別讓他們將勝利從你身上奪走!」「民主黨建制派齊力摧毀桑德斯,又一次!…這是雪上加霜,因為喬還掌握一些不錯的州。」(此處的「喬」是拜登的名。)

川普這樣公開的表示,有可能是因為拜登在選戰中可能會囊括比較多的中間選票,反而是桑德斯在開拓與爭取中間選票的能力上遜於拜登,所以川普在公開言詞上都在幫桑德斯拉票。

所以,川普希望透過他的一臂之力,讓桑德斯在民主黨內初選獲勝。

但川普對桑德斯如此明顯的偏好,也可能是想誘使民主黨選民因為川普支持桑德斯,便把選票改投拜登或其他候選人,因為川普認為他有拜登家族的「黑資料」,屆時可以拿來給拜登迎頭痛擊。

另也有可能是,川普純粹想操弄「拜桑之爭」,造成民主黨進一步分裂,削弱其總統大選時的戰力。

總之,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熱門點閱》

►  美國醫院爆5死 台籍營養師爆:同事勸我不要戴口罩

►  力挺台灣外交!美國眾院《台北法案》的前世今生

►  苦苓/蘇院長快看!振興券有「三個錯誤」不能犯

►  楊志良/台灣已逐漸進入「社區感染併院內感染」階段

►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點此投稿或寄editor88@ettoday.net,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黃奎博專欄

黃奎博專欄 黃奎博

國立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副院長、外交系副教授。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