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厚之/黨政軍退出媒體 民進黨是忘記還是害怕想起?

●單厚之/資深媒體人

如果不是台數科申請新聞台的案子,被NCC自己收回決議,恐怕很多人都已經不記得,「黨政軍退出媒體」一直都是民進黨的主要政策。

NCC已經多年沒發新聞台的執照,上次發照是2011年給壹電視,壹電視從2009年送件,花了2年時間審查,最後立下七大承諾才放行。台塑集團申請八大新聞台,則是三次被駁回,理由是跟財團關係不清。

而今年2月5日台數科申請變更為新聞頻道,卻迅速在3月4日快速過關,連學者意見都沒有,引發業界各種聯想。最後傳出是蘇揆不滿,要求NCC收回成命,NCC隨即隔週的委員會就提出復議,承認審查不周延,創下史上第一次新聞台「復議」的難堪記錄。

台數科的快速通關,被認為是與交通部長林佳龍的交情有關;蘇揆親自出手讓台數科翻盤,除了蘇貞昌與正國會的恩怨之外,也扯到海派不希望看到正國會有友好的媒體。

民進黨的二度執政,為了鞏固政權,對媒體的手越伸越深,不僅不再談黨政軍退出媒體,連各派系都不斷發展出各自的政媒版圖,新潮流與寰宇新聞交好、台數科與正國會關係密切、近來勢力越來越大的海派,背後根本就是個媒體。

媒體,不僅要為政黨服務,更要為派系服務。媒體不僅僅是政黨的附隨組織、派系的附隨組織;在不久的將來,更可能會成為派系鬥爭的標配。誰手中沒有媒體,誰就更可能敗下陣來。

台灣的新聞頻道過多,是一般民眾公認的是事實。過度競爭的結果不只造成新聞過於細瑣,廣告的大餅也分散,導致媒體生存不易。尤其進入網路時代,更多的媒體採購轉往網路,電視新聞媒體的生存更加困難,影響力也大不如前。

在媒體不景氣的時代,政府既是電子媒體的監督管理者,又是媒體奶水的主要提供者之一。電子媒體一方面要應付NCC的監督,另一方面又伸手拿政府的行銷、置入預算,來維繫自己的生存發展。其中部分的業者,就乾脆一腳跨過政媒的界線,先將媒體的影響力轉換成政治實力,再將政治實力轉換成可以媒體的利益。

在新媒體興起的時代,傳統媒體的整體影響力越來越式微,但對於基本教義派的影響,卻有增無減(從去年韓國瑜的例子,就可以看得非常清楚)。傳統媒體無力扭轉大局,但要創造風潮、玩一個政黨,卻是綽綽有餘。

現階段的民進黨或許仍然以為,媒體是為自己服務,但實際上分贓的主體仍是派系。派系與媒體是一體的兩面,黨內分贓的時候是派系,黨內鬥爭的時候是媒體;時而是球員、時而是裁判。派系因為媒體而茁壯,媒體因為派系而獲利。長此以往,必然發生尾巴搖擺狗、派系利益高於政黨利益的狀況。

民進黨或許是忘記、或許是害怕想起,當初曾經有過「黨政軍退出媒體」的初衷,曾經主張媒體應該是監督者,而不是政府的喉舌、啦啦隊。但即便撇開當初的理想不談,讓媒體與派系更緊密結合,進一步提升內鬥的火力,遲早會擦槍走火,把民進黨帶進危機之中。

熱門推薦》

►吳崑玉/魚幫水 水幫魚?媒體退出黨政軍吧!

►趙春山/臺灣口罩如燙手山芋 一聲「呃」凸顯外交困境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單厚之專欄

單厚之專欄 單厚之

資深媒體人,曾任職中時、聯合、蘋果、壹周刊、三立新聞網、明日報、TVBS周刊...等多家媒體。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