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玫玲/《三生三世枕上書》神話世界的情深無悔

●林玫玲/影劇評論、中華醫事科技大學助理教授

《三生三世枕上書》,為2017年古裝玄幻大戲《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之番外篇,描述青丘帝姬白鳳九與天地共主東華帝君的三世情緣。上述電視劇,改編自唐七的同名小說《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與《三生三世枕上書》。《十里桃花》熱播之際,東華帝君(高偉光飾演)與白鳳九(迪麗熱巴飾演)這對CP,深受觀眾喜愛,睽違三年,再度聯手,打造一個衣袂翩翩、清麗絕倫的神話世界。

三生石的無緣情愛

白鳳九,白狐與赤狐的混血,四海八荒唯一的九尾紅狐,額間有一紅色鳳羽花胎記。個性調皮搗蛋、富正義感,是僅次於白淺上神的絕佳美人。因白淺要嫁入天族,故將青丘君位傳給她。承位時,三萬兩千歲,被喚作鳳九殿下。因誤闖魔族禁地,被帝君所救。為報救命之恩,自願到太晨宮當仙娥。對帝君一見鍾情,其後,追隨他下凡歷劫。

東華帝君,天地共主,紫衣白髮,溫文爾雅,擅長佛理。九天神女、魔族女子皆愛慕他,但卻不願為男女情愛所困。在鳳九心中,他是個清靜無為、無欲無求、耿介冷漠、最傲岸、最有神仙味的帝君。由於終年無表情,故,青之魔君燕池悟稱他為「冰塊臉」。

▲迪麗熱巴與高偉光,劇中飾演鳳九與帝君。(圖/翻攝自微博/三生三世枕上書)

如果說《枕上書》更多地瀰漫著甜蜜、幸福的氛圍,那麼屬於帝君與鳳九的《十里桃花》,則是部愛而不得之虐劇。心繫蒼生的帝君,為了讓自己無懈可擊,早已親手毀去自己在三生石上的名字,此生終是孤家寡人。倘有感情,亦不會善終。

鳳九一心欲與帝君廝守,但帝君卻決絕地說「三生石定天下姻緣,上面不會有我的名字出現!不只是妳,任何人都不會和我有姻緣!」不信三生石上不能有他的名字,鳳九舉劍自斷一尾,道「青丘狐尾每一條,都能凝作執念化成一個法器,我要去三生石上刻上你的名字。」(第52集)遂以其刀,雋刻東華帝君之名。然刀一落下,字便瞬間消散。

再見時,鳳九問帝君「如果當年你沒有把自己的名字從三生石上抹去,是不是會喜歡我?」帝君答道「會。我下凡歷劫,就是為了成全妳一次,更是為了成全我自己。」(第57集)一個「會」字,愛而不能之情愫盡在不言中。帝君的淡然轉身,留給鳳九無盡悲慟。

單相思的雋永情意

《枕上書》雖以「遠古洪荒,神魔之戰」開啟序幕,以帝君試圖阻止魔尊緲落衝破封印為故事主軸,但其中的情愛世界才是欲展現給世人。神話世界裡的人物,性格鮮明且貼近現實人物的形象,如封號情聖的連宋、號稱九重天移動的八卦全書之司命、刁蠻善嫉的知鶴、被喻為魔族中的莽夫粗人之燕池悟、為阿蘭若一劍斬三季的沈曄、跟夫子私通的橘諾、奪兄之妻的相里闕等。

唐七寫單相思,盡是纏綿緋惻。她指出《枕上書》的主題就是暗戀,一個人的愛情,就像傳說中那種開一次就死的花,不需要誰來照看授粉,開一次花就為美麗這一次,它自美它的璀璨它的,享受盡了月光的滋潤然後就心滿意足地死去,也不留下什麼果實。暗戀就像是這樣的一種情緒。暗戀中最美好的部分,是毫無心機毫無目的毫無保留地愛著一個人時的那種全心全意,享受完了這種全心全意,無論它是否有結果,都沒什麼可遺憾的了。」 [1]這種心境,在鳳九對帝君、池悟對姬蘅、滄夷對鳳九的情思中顯露無遺。

為了報恩,鳳九不惜自降身分當宮娥;為救困於十惡蓮花境的帝君,被玄之魔君聶初寅騙走身上的皮毛。為助帝君下凡歷情劫成功,更選擇跳崖,使化身為宋玄仁的帝君抑鬱而終。在阿蘭若之夢裡,道出暗戀帝君的痛苦,「這不單單是一般的痛苦,還帶有一些甜蜜,這才是最摧折人心的。這種痛植入心間最要命。」(第38集)

儘管鳳九為帝君受盡苦楚,但當她是隻小狐狸時,帝君為她做的一切,仍點滴在心頭,如建六角涼亭讓她乘涼、烤地瓜和做糖醋魚給她吃、為她包紮傷口等。就算只是在太晨宮一瞥帝君的身影、以小狐狸的身分躺在帝君懷裡,都能竊喜許久。單相思裡,自有份純真的愉悅。

▲《枕上書》劇照。(圖/WeTV提供)

池悟對姬蘅只管付出、不求回報的追愛行動,堪稱天下第一痴情男。他鼓勵相里萌對鳳九告白的一段話,可見其勇氣和天真。他說「既然心裡有遺憾,就讓她知道你有多喜歡她。她喜歡誰是她的事,誰喜歡她,這天大地大的,誰也管不著。她和冰塊臉兩情相悅是他們的事,關你什麼事。誰規定這世上就只允許兩情相悅這一種愛情,單相思就低人一等了?愛上一個不會愛你的人,就不算愛情了?你喜歡她,堂堂正正,你又沒逼她一定要回應你。」(第50集)

在愛情面前,即使是神仙,亦須臣服。當鳳九坦言心裡已有別人、等她只是徒勞,滄夷僅道「我願等妳是我的事。妳只需記住若有一日妳無處可去,有一人在這兒等妳即可。」(第24集)葉青緹為鳳九擋刀赴死,更可看到暗戀蘊藏的無私奉獻。沒有回應的愛情雖然苦澀,亦顯悲壯。

一部《枕上書》,就是一曲〈蒹葭〉

〈蒹葭〉詩曰「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溯洄從之,道阻且長;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央。」(《詩經》)伊人迷離飄忽之身影,在水的那一邊。逆流而上尋找她,道路艱險難行且漫長;順水而下尋找她,依稀彷彿在水中央。思慕的人,永遠可望而不可及。

姬蘅吟誦的〈蒹葭〉一詩,可謂《枕上書》複雜糾葛的情愛盲點。姬蘅原本喜歡閔酥,後因服侍帝君而喜歡上他。劇中多有因單相思而苦戀者,但以姬蘅的苦戀最為痴纏。原本只想待在帝君身邊做個卑微的仙娥,但得知帝君即將迎娶鳳九,不惜以龍麟要求他兌現對父親的承諾,要他休妻且永生不娶。

▲劉玥霏劇中扮演「姬蘅」。(圖/翻攝自微博)

對姬蘅、知鶴、鳳九而言,「帝君」正是〈蒹葭〉詩裡那個美好卻遙不可及的伊人。儘管鳳九最終得到帝君的愛,但追求過程迂迴曲折、困難重重。即使大婚之日,她的夫君仍須赴梵音谷對付緲落。「鳳九」對青緹、滄夷、相里萌,「池悟」對相里潔綠,「阿蘭若」對沈曄、蘇陌葉,「沈曄」對橘諾,「息澤」對嫦棣,前者都後者來說,都是那個思慕卻終難企及的伊人。故,兩情相悅的愛情顯得如此珍貴。誠如鳳九所言,「能夠喜歡一個人很難得,兩個人都喜歡彼此更難得。」(第44集)

池悟的執著,終於感動姬蘅。姬蘅始終凝望帝君,卻忘記身邊還有個一直喜歡她的人。最終她體悟到最好的愛情就是卸下所有偽裝,回歸自我,「只要我難過受傷,轉過身那個肩膀就會接住我,讓我依靠。原來這世上最美的情話,根本不是什麼詩情畫意,而是有你在。」(第56集)

然而,世間有幾人能像姬蘅如此幸運,遇到一個願意陪她度過所有情傷、始終愛著她的「燕池悟」?又有幾人能不尋尋覓覓,把握住身邊的「燕池悟」?人們總是將目光望向在水一方的「伊人」,遺忘身邊最無悔的守護者。「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辛棄疾〈青玉案〉),或許就是姬蘅與池悟的愛情所欲傳遞之理念。

逆天命、終相守的帝君與鳳九

《十里桃花》裡的鳳九,終於繼位。艷麗的容顏與高貴的紅裳,掩藏不住眼底的落寞。接受萬民朝拜的青丘女君,儘管位高權重,卻再也無法出現在太晨宮,為帝君端上一盞茶。結局,令人不勝唏噓。

但《枕上書》卻讓這對有情人終成眷屬,以鳳九到太晨宮當仙娥、下凡歷劫、阿蘭若之夢等三世情緣,成就帝君與鳳九的愛情。前兩世充滿失落和悲傷,但在阿蘭若之夢,兩人終於結為夫妻。隨著劇情發展,終於明白阿蘭若之夢裡的沈曄、阿蘭若就是帝君與鳳九的影子。

▲《枕上書》劇照。(圖/WeTV提供)

三生石上本無緣分,但愛上鳳九的帝君走出阿蘭若之夢後,曾召天命石探問跟她的緣分,得知兩人原本並無緣分且終生不得相見。然而,鳳九對帝君的執著感動上天,兩人的情緣因此產生變數。天命石憐鳳九一片痴心,將兩人的影子做出一樁姻緣,怎奈因陌葉的無心介入,使本該是有緣人的那對影子走上無緣路。

故,天命石便將那對影子的未盡之緣,安在帝君和鳳九身上,才有了他們的相見。探問天命石的結果就是命運必需被改寫,故,兩人好不容易得來的緣分也由此被改寫。不畏天命的帝君,一心護著這份緣,沒想到天意難料,大婚之際遭逢變故。帝君為還姬蘅父親當年之情,吸取她身上的秋水毒,又為引緲落入星光結界,不得不以其羽化換八荒六合的安寧。

然而,鳳九以為帝君是為了姬蘅而離開她,回到青丘苦等多時,終於心灰意冷懷著身孕到凡間隱居。兩人的愛情似乎就此終止,即使尊貴如帝君,也無法扭轉天命。

▲《枕上書》結局劇照 。(圖/枕上書微博)

經歷一連串誤解、爭執與考驗後,鳳九得知真相,決定與帝君同生死。他們聯手誅殺緲落,但鳳九卻因傷及仙元,至今未醒。但折顏上神卻神色自若地道「都說鳳九和東華無緣,但依我看,鳳九和東華才是萬中選一、命中注定的一對。」(第56集)

原著結束在白滾滾出現,帝君揉了揉他的腦袋,輕輕地說「滾滾,我是你父君。」 [2]不得不令人會心一笑。《枕上書》則將帝君、鳳九和滾滾一家三口團聚的景象,刻畫得溫馨動人。在碧海蒼靈,帝君和鳳九深情依偎,滾滾在草原上跳躍,跟靈鳥玩耍。

氤氳裊裊,帝君和鳳九牽著滾滾的手,三人的獨白相繼湧現。「浮世仙途萬萬年長,天命說緣薄又如何?我白鳳九定要將東華帝君拉進十丈紅塵,因為我最喜歡你。」鳳九獨白。「三生三世,妳這隻小狐狸,注定是屬於我的。」帝君獨白。「生生世世,東華都是鳳九的。」鳳九獨白。「你們都是我的。」(第56集)滾滾獨白。

鳳九的深情執著與帝君的一心護緣,終於逆轉三生石、天命石的無緣情愛。天命難違,但天命又何嘗易知?

[1] 唐七,《三生三世枕上書[終篇〕》(臺北:平裝本,2020),頁3-4。

[2] 同上註,頁431。

熱門推薦》

►林玫玲/《想見你》史上最燒腦台劇──關於思念與悲傷的故事

►林玫玲/《晨間直播秀》職場性暴力:性掠食者的權力遊戲

►御姊愛/一紙聲明捲起反豬巨浪?周揚青分手信完整分析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