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宇韶/韓國瑜贏得國民黨初選的事實 接下來呢?

▲韓國瑜的崛起與韓粉效應,已經徹底瓦解了國民黨對於民主政治的基本認知。(圖/記者洪正達攝)

● 張宇韶/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

國民黨總統民調揭曉,韓國瑜以極為懸殊的領先贏得初選,在意外中存在必然性。這個結果其實脈絡可尋,吳敦義的私心自用、初選制度的詭異設計、韓粉的內聚力、郭台銘初選犯的戰略錯誤,都是一連串路徑依賴的過程。

不少評論已對國民黨初選制度進行各項討論,本文不再贅述;相形之下,韓國瑜出線後的政局發展及其對台灣民主政治的影響,則是當下關注的重點。

關鍵一:郭台銘與韓國瑜對於政治認知的差異為何?

韓國瑜現象的崛起,可視為對國民黨傳統菁英階層的吞噬;然而郭台銘的進場,可視為傳統建制對於韓國瑜與韓粉的反撲。

其中,還存在地方派系意圖入主國家機器的野心,以及知識階層對於民粹政治的鄙視。這些人曾經因為去年選戰痛恨民進黨而相互攜手,但隨著韓國瑜在高雄的施政與各種荒腔走板的言行,逐漸分道揚鑣。

▲郭台銘似乎只剩下「後發制人」的選擇,等待韓國瑜民調出現持續性崩盤的結果。(圖/記者葉南州攝)

關鍵在於韓國瑜一心想把台灣帶回威權政治的那個美好年代,郭台銘並非如此絕對而已。

從郭的語境邏輯中,仍依稀嗅到對威權體制的想像、強人政治的憧憬,只是這些斧鑿被郭台銘自身國際化與科技化的形象所稀釋。郭台銘可視為蔣經國與馬英九形象與政策路線的再現,經濟與中國相互結合然而政治秩序保守如常。他所勾勒的仍是國民黨傳統菁英所主導支配的政經體制,那個技術官僚如孫運璿、李國鼎等人推動經濟起飛的亞洲四小龍典範。

相較之下,韓國瑜只是還原眷村集體生活記憶,或底層民眾對於現實的不滿,將問題歸咎於民進黨的政治追殺,以及國民黨建制菁英的軟弱無能。

究竟想回到昔日哪種狀態,恐怕連韓國瑜自己也說不清楚,因為在他描述的美好年代中,充滿了時間與空間軸線的混亂:國民政府的訓政時期的黃金十年、台灣經濟第一次起飛進口替代出口擴張的階段、蔣經國反共的三不政策、第二次產業升級股市破萬點榮景,都在他的語境口號中錯亂倒置。

關鍵二:國民黨是否分裂?郭台銘是否走自己的路?換柱風波是否再現?

不論認同韓國瑜與否,他的崛起與韓粉效應,已經徹底瓦解了國民黨對於民主政治的基本認知,包括論資排輩的倫理規範、顯赫的家世背景與完整的學經歷、政治論述的邏輯性、幕僚政治的理性原則。

在吳敦義有意無意的操作下,國民黨早在去年已經完成了某種意義上的解體與重組,庶民政治、地方派系與民粹政治,全盤取代了國民黨建制的傳統。只是在韓國瑜創造選舉完勝的效應下,滿足了國民黨所有支持者一心教訓民進黨與奪權的渴望,豈不知潘朵拉的盒子已經悄悄被打開,有人開始意識與察覺時,已經陷入「請神容易送神難」的困境。

▲筆者認為洪秀柱欠缺群眾魅力與群眾組織能量,面臨泡沫化的下場不難理解。(圖/記者林敬旻攝)

初選結果證明,韓國瑜已經擁有鐵板一塊且黏著度極高的韓粉,其政治動能不僅足以和黨中央相互叫陣,同時也左右國民黨未來政治時程的發展。這與彼時被綠營支持者一手拱上,隨即打回原形的洪秀柱現象截然不同。

直白說,洪秀柱除了裝腔作勢的八股演講內容外,欠缺群眾魅力與群眾組織能量,面臨泡沫化的下場不難理解。在目前挾有人氣威望與組織動員的保護傘下,任何試想要換韓的動機無疑是「給貓掛鈴」的艱難政治工程,輕則千夫所指,重則粉身碎骨。

對於郭台銘來說,勝負差距如果在誤差範圍內,猶有足夠正當性與政治動能號召國民黨有識之士進行「石達開式的長征」,反正彼時石達開奉行的仍是太平天國的正統,只是對於天王的權鬥多有不滿,這也是郭台銘高舉中華民國與藍營正宗的機會,批判的是韓國瑜裹脅韓粉自立為王。

這種分裂的史實在國民黨並不陌生,新黨與親民黨都曾上演出走劇碼。然而當下面對極微懸殊的差距,郭台銘似乎只剩下「後發制人」的選擇,等待韓國瑜民調出現持續性崩盤的結果,問題是當王金平宣布不會退出國民黨,朱立倫表態支持選舉結果後,如何整隊殺出或號召集結頗有難度。

關鍵三:韓國瑜將給台灣民主政治什麼樣的衝擊?

事實證明,韓國瑜是典型馬上江山或是裹脅農民長征的流寇型政治人物,並無治國之能力。如無意外,他將複製去年高雄市長選舉與本次初選的綜合經驗。

在特定媒體的持續造神與韓粉的支持下,將民粹政治、階級對立、群眾動員的內涵發揮到淋漓極致。不用期待對於台灣未來有什麼理性論述與政策規劃,完全不符合邏輯與知識脈絡的口號將成為選戰主軸,不負責任的政策支票將漫天開價,各類情緒勒索或道德綁架的媒體操作將反覆出現。

領頭羊如此,與之搭配的國民黨立委候選人除了少數菁英外,必然風行草偃一以效之,台灣民主政治所累積的各項政治與社會資本,將被韓國瑜一人摧毀殆盡。民進黨即便贏得勝選,台灣社會階級矛盾與族群裂痕也將千瘡百孔,短時間內難以撫平。

熱門推薦》

►蔡總統為什麼能常撿到槍?

►從心理層面談韓市長的性格與執政特質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聯合報》。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