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厚之/時代力量該選愛情或麵包?

●單厚之/資深媒體人,曾任職中時、聯合、蘋果、壹周刊、三立新聞網、明日報、TVBS周刊...等多家媒體。

時代力量進入國會不到4年,就要變成了「時代的眼淚」。

去年「九合一」大選,時代力量在各地的議員才繳出了亮麗成績單。高雄市議員黃捷質詢韓國瑜一戰成名,成了新的鄉民女神。正當一切事情都往好的方向發展時,高潞‧以用被開除黨籍、林昶佐突然退黨、邱顯智宣布辭黨主席,時代力量一夕間到了土崩瓦解的邊緣。

8月1日Freddy退黨時,才說「願意再做最後的努力」的洪姐姐,撐了不到兩個星期就放棄了。洪慈庸昨天的退黨記者會中,一再提到「路線分歧」,自己離開或許對黨是好的,黨就可以依照它想要的方向前進;「昶佐和我離開,黨的路線也非常清晰了」。

所謂的「路線分歧」,在黃國昌而言,是時代力量要不要變成「小綠」;對林昶佐而言,是要不要基於台灣國家利益,支持蔡英文連任;對於洪慈庸而言,是一個政黨必須要從基層開始,必須要重視區域立委的選舉。

▲時力立委洪慈庸昨日宣佈退出時代力量。(圖/記者屠惠剛攝)

說穿了,時代力量的「路線之爭」,其實就是「要選、不要選」區域立委的本位。林昶佐、洪慈庸很早就確定要在區域連任,所以必須要獲得民進黨的諒解、禮讓,才有機會得到50%+1張的選票。從兩人的角度來看,保住這自己這兩席不僅對個人有利,對時力的發展也意義重大。

黃國昌的角度則不然,經歷過一場罷免,黃國昌連任的機會其實並不高,即便民進黨有意禮讓,黃國昌也無意冒險。既然沒有區域立委利益的牽絆,打出和民進黨不同的民進黨市場區隔,走出一條自己的路,才可能將不分區選票極大化。避免重演4年前周子瑜事件,極高比例不分區選票轉投民進黨的悲劇重演。

愛情與麵包孰輕孰重,是亙古無解的難題,這也正是時力今天的寫照。理想與現實向來難以兼顧,政治尤其是如此;而單一選區下的小黨,又更是如此。只要遇到藍綠兩大政黨狀況不佳,主事者往深藍、深綠的基本教義派靠攏,小黨的生存空間就會遭到嚴重的擠壓,難以維持政黨的主體性。

洪慈庸昨天的退黨,是身為區域立委不得不然的選擇,卻也很可能是壓垮時代力量的最後一根稻草。洪慈庸宣布退黨之後,很快就傳出黃國昌決定棄選區域立委,由辦公室主任賴嘉倫出馬的消息。時代力量的區域立委之路已經全軍覆沒,就連已經提名參選信義、松山立委的陳雨凡都砲打黃國昌,並預留伏筆說自己「會做出應該有的去留決定」。

 

▲陳雨凡、黃國昌。(合成圖/ETtoday資料照)

少了黃國昌、洪慈庸、Freddy三張牌,時力明年的區域立委注定沒有什麼看頭,已經可以提前宣布打烊了。對民進黨而言,時代力量不僅成事不足,連敗事的能力也都遠遠不足。如今的時代力量,已經沒有任何和民進黨談判、叫板的籌碼,「走自己的路」是唯一的選擇。

在Freddy、洪慈庸退黨之後,時代力量最大的政治明星就剩下黃國昌一人,更接近所謂的「國運昌隆」黨。時力乘著太陽花的風潮而起,但過去這段時間,當初力挺創黨的一些社會菁英,都早已紛紛離去,開除高潞‧以用黨籍時,甚至一度出現無人可補的窘境。今天的時代力量,要憑黃國昌一人之力,走出自己的路,又談何容易?

熱門推薦》

►柯文哲必修的政黨學分─早產的台灣民眾黨

►韓國瑜的焦慮:「郭柯王」鐵三角

►看更多【單厚之】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單厚之專欄 單厚之

資深媒體人,曾任職中時、聯合、蘋果、壹周刊、三立..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